一位之前民進黨中央黨部的同事自大陸東北遊玩歸國,慨歎連丹東那樣在遼寧排名第6的城市,在許多硬體建設上都似乎超過了台中、高雄;如此下去,台灣要「ㄔㄨㄚˋ塞」了,不如專心拼內政。楚囚對泣之後,在一個每日流量數千的地圖網站上,看到台灣網友歌頌著日據時期的台灣建設,譏嘲國民黨的歷史教育,並對中國不屑一顧。兩相對照,顯現出天差地遠的環境認知與情緒。

國民兩黨皆無可信願景

雖說現在每日來往兩岸的台灣人數以萬計,但絕大多數人仍沒有中國經驗,也許還會詢問中國有沒有捷運或高鐵之類的問題。多數人的中國印象沒有與時俱進,於是當台灣的發展停滯不前,還自我感覺良好。如此情緒自慰,雖然可笑,亦復可悲。

南方朔、林濁水與石之瑜都指出:國民黨沒有思想。也許國民黨領導層在認識中國崛起上終於有了覺悟,但在認識台灣本土、發掘現代性這兩個思想戰線上,都處於被動的態勢,無法帶動台灣向上提升。而民進黨在認識國際現實上丟分太多,也讓人不可信賴,於是兩大政黨無法提出可信的願景,台灣除了開放兩岸往來,沒有其他的方向,於是社會不安。

方向不是日本、美國或中國,而是更本土與更現代。本土不是反中國,去中國,而更多是庶民的生活;例如新公園變成二二八紀念公園,與多數人的生活沒有聯繫,但若改名天后宮紀念公園,就會讓更多人產生心靈的悸動。

現代化包含很多制度、生活習慣,甚至道德意涵;違規停車與違建,堪稱台灣都市之瘤,但為了人情通常睜眼閉眼;如果有更強的現代化意識,則一般百姓會更自覺地服從罰款、拖吊、拆除。

中共正積極爭奪話語權

政治人物以為上述強勢舉措會丟失選票,其實台灣經過日本殖民,國族認同在相當程度上已不如對現代性的認同;因此討好本土,反不如帶領本土走向現代,更能獲取民心。國民黨以為民進黨贏在本土,其實是國民黨輸在現代性的想像上。民進黨後來也喪失了現代性的話語權,因此誰能重新掌握現代性的話語權,就能掌握台灣的政治走向。而這場話語權的競賽,中共已經準備登場。

中國的目標不是台灣,而是全面趕上美、歐與日本,因此一些建設的起點也高。其「改革開放」的時代精神也頗值得重視學習:洗心革面,承認自己的不足、決心加緊腳步迎難而上。台灣也應該以超越所謂的先進國家為目標,但多數台灣人似乎沒有這種雄心壯志。也許要鼓動台灣民心,得先承認上海等城市的硬體建設幾乎已「全面領先」台灣。可歎的是,多數人還覺得這種說法是天方夜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