廈門市政府在今年8月份公布了一份名為「廈門市金融服務業產業集群2009~2015年發展規劃」的文件,乍看之下這只是大陸地方政府未來5年的金融政策方向,但其中卻包含了大量與台灣金融業息息相關的先行先試開放計畫,未來甚至將左右台灣相關業者西進大陸的布局,影響層面廣泛。

這份文件中指出,將要成立地方金融控股公司,由廈門銀行、廈門國際信託公司、廈門國貿期貨等金融企業聯手組建。而廈門銀行正是第一家被台資金融機構入股的大陸城市商業銀行,行長也由參股的富邦金控指派。未來廈門金控正式成立之後,兩岸金融業將以更高層次、更全面的方式進行合作。

廈門市政府的這項計畫,超越了原本兩岸交流中的默契與想像空間,讓人更驚豔的是,福建省自5月份獲得國務院的政策批示以來,已經推出了不少這種具有開創性的政策,例如平潭島建設成對台貿易特殊海關監管區、兩岸車牌認證、台灣民眾持身分證登陸等等,完全打破了目前兩岸交流的底線。

而這些政策之所以可以如此大膽,全都是因為「國務院關於支持福建省加快建設海峽西岸經濟區的若干建議」中的4個字:「先試先行」。這4個字包含著無窮想像空間,今年以來成為兩岸交流大量引用的詞彙,但說穿了就是鄧小平的那句老話:「摸著石頭過河。」這個原則也正是過去30年來改革開放之所以能成功的基礎。

1978年安徽省鳳陽縣小崗村18位農民聯合發起「大包幹」,自己決定要實行包產到戶,把生產隊的土地和生產工具私下分配給各戶農民自己耕種。這在當時可是殺頭重罪,農民們只好立下生死狀封口。但是小崗村農民的作為是成功的,最後也獲得鄧小平認可,成為了摸著石頭過河的第一批模範。

這種鼓勵地方與民間先試先行,等形成相當成果後,再由中央政府調整政策進行追認的模式,過去30年來已經創造了不少成功經驗,也讓中國大陸順利度過從社會主義進入市場經濟的陣痛轉型期。

也因此,福建省這次趁著兩岸關係大幅升溫,爭取到中國國務院承諾的給予對台開放先試先行權力,就顯得更加彌足珍貴,各種過去60年來想都不敢想的開放性政策,福建都可以逐步先試先行。

但是先試先行也並非可以無限上綱地進行開放,尤其是牽涉到兩岸事務時,就勢必會觸及主權問題,兩岸的先試先行並不像改革開放30年中,在大陸內部推行的各種改革那樣簡單。雙方政府尚未能解決的各種癥結點,就成了福建先試先行的最大範圍的侷限。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兩岸金融開放議題,儘管福建省和廈門市政府多次提出兩岸金融合作的願景,希望台灣金融業可率先在福建登陸,先試先行各項合作,包括第一家合資券商、第一家循正式管道直接參股的銀行、第一家獨資壽險公司等,但只要兩岸中央政府一日沒簽MOU,這些就一日無法實現。

另外,現正熱議中的ECFA,未來也可能成為福建先試先行的緊箍咒。過去兩岸政冷經熱時期,福建可以在灰色模糊地帶率先開放交流措施,包括對台小額貿易、小三通等等。

但是當兩岸政府開始主導這些議題,並形成制度化的往來後,福建在這些模糊地帶的先試先行優勢就蕩然無存。

福建省想推動平潭島成為海關特殊監管區,試行兩岸零關稅自由貿易,這在過去只要中國大陸政府片面宣布即可,但如今進入了ECFA的談判階段,平潭島就被放上兩岸談判的天平之上,開放與否不但要看北京政府的想法,更要考慮台灣的態度。

改革開放之初,鄧小平為了貫徹其意志,進行3次南巡,鞏固各個經濟特區的發展目標。而今,福建雖然爭取到了對台先試先行的權限,但不代表著就是爭取到了大步前進的尚方寶劍。因為,在兩岸敏感的互動拉鋸中,福建主動積極的一廂情願,恐怕還是得服膺在中共中央的對台政策基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