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09年10月02日 座談議題:(一)南部首要城市角色再 定位與國際   競爭力(二)合併後高雄都會區域創新治理策略(三)多元產業聚落布局與發展腹地整備(四)非都市土地強化規劃及國土保育 主持人:高雄市政府都市發展局盧維屏     局長 與談人:嘉南藥理科技大學休閒學院何     東波院長     中山大學公共事務管理研究所     吳濟華教授     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系張學孔     教授     高雄大學都市發展與建築研究     所曾梓峰教授     義守大學公共政策與管理學系     吳文彥教授     內政部營建署國家公園組張維     鈺簡任技正     高雄縣政府計畫室郭榮哲科長

縣市合併規畫 需多元角度集思

盧維屏:高雄市面對縣市合併暨國土計畫之空間與規畫課題,需要各方意見及多元角度集思,舉辦此系列座談會,希望借重各專家學者在各領域的專業,從中央到地方的角度給予寶貴的意見。

縣市合併之後,必須瞭解其前端的計畫,也就是區域發展、區域計畫,目前中央也嘗試架構新的機制,地方應瞭解及體認中央的想法,中央也要清楚地方的看法。縣市合併並不單僅縣市之間的問題,涵蓋範疇也到區域尺度。

我們過去的空間治理範疇只有在高雄市的範圍,經由合併議題,有機會觀察及瞭解高雄縣,除了部份已經存在的問題待解決之外,還要思考尚有那些未發現的問題,因此非常急切需要各界的一些看法。

我們初步整理了四個討論議題及以國家、區域與地方三個層次提出初步的策略,有關第一及第二個議題是考量合併後的高雄市仍是南方首都,現幅員擴大後,該有何新的治理、新的機會與想法。第三個議題是針對產業,這也是高雄縣市的發展重點與問題所在,高雄要發展經貿城市,但現仍以工業為基礎,這也是現階段高雄就業機會的來源。有關國土復育的部分,這也是很重要的議題。接下來就請各專家學者表達看法。

高山型國家公園 涉及原住民權益

張維銓:八八水災讓人注意到山區國土保育的問題,但海岸保育也很重要,高雄縣有94.5%、高雄市有70%的人工海岸,人工海岸比例過重,海岸濕地擔負自然環境污染的淨化功能就會喪失,但這涉及區域治理的經費分配;台南、高雄屬於同一個生活圈,國家公園是否從台江延伸到高雄永安、竹滬濕地及高雄市等,可由未來成立之台江國家公園管理處納入評估。

國家公園是普世價值,因為有土地使用管制及建築許可權,並有專業的國家公園警察,保護成效比較好,依據IUCN的定義,保護區分為六級七大類,國家公園並非劃設保護區的唯一選項,尤其高山型國家公園,涉及原住民權益,為尊重原住民傳統習俗及文化,推動起來相對較為不易。

六龜、那瑪夏、甲仙、桃源等鄉未來土地使用規劃,建議參考國土計畫法的精神辦理,這些山區或海岸等環境敏感地未來劃設為任何種類的保護區都樂觀其成。

冶理主軸 著眼下世代的產業規畫

郭榮哲:縣市合併應思考縣市間如何合作,及如何成為南台灣的核心。

公部門大多瞭解議題方向,但缺乏執行策略的概念,關鍵在於公部門委外規劃時,很多規劃團隊的方案資料是來自於現有的縣市政府資料,再將這些資料作分析,很難有創新的想法。

目前高雄縣針對縣市合併的構想,認為可找產業界或私部門洽談,甚至是委託顧問公司協助,從中了解他們對這些議題的想法,進一步了解民間產業、企業界的需求,以及所有的產業鏈如何分佈。

如此,這樣才能針對產業的需求,找出土地的價值,再進行都市或國土的空間規畫。

高山型國土保育部份,以高雄縣經驗,原住民同胞即使在山上沒有工作,他也是可以生活;若政府為了限制山上的開發使用,強迫原住民搬遷到平地,將使得他們變得無所適從。

在無工作的情況下,相對地政府必須花費更龐大的社會成本去維持他們的生計。原住民的文化主要是山中的生活,若使用法規限制,將對其文化等人文資產是一大損害。基本上,很贊成將保護區劃設為國家公園,不過,應考量氣候變遷、原住民的文化資產及生活的習慣,政府再進行國土規畫。

未來區域治理 人才應更加被重視

何東波:全球具有競爭力的城市多已走向創意城市或企業化城市,這樣的城市會開放機會讓勇於冒險或是富有企業家精神的人,有更多的生存機會。

縣市合併是一個創造合作或資源整合的機會,透過地方政府與民間合作,與鄉鎮市區資源整合過程,若地方、公私組織或企業從改善其自身利益,轉化為提升地方、區域以及國家的整體競爭力,同時創造出非零和賽局的附加價值,這才是今日要談的區域治理。

縣市合併治理面臨的挑戰,在於爭取資源的觀念要降低,如何善用民間資源就很重要,特別是民間的人力資源應被納入地方治理的體制中,未來的區域治理,人才應更加被重視。

高雄長期發展的問題在於產業面趨於弱勢,其解決應朝向人才(創意作法)的引進,這才是高雄縣市合併應該重視的。

都發局簡報中提出的都會區域治理的層級策略,是很好的概念。

另縣市合併過程中,必然會看到鄉鎮地區常希望將非都市土地變更為都市土地,期望利用土地使用計畫變更,從不動產或土地開發獲取利益,這將會瓦解區域整體發展的競爭力,這應該是不能被允許的。

高雄縣市合併後,在製造業方面,建議朝向應用已經發展的知識轉化為製作產品,透過加工提高並賺取其附加價值。

總之,高雄都會區的創新治理,政府應漸漸轉型為企業化政府的觀念,重視民間組織的共同參與,發揮民間的力量,將社會資源整合再利用,提高區域整體的競爭力。

高雄應朝應用生活端 產業發展

曾梓峰:縣市合併、空間國土規畫最核心的問題是下個世代的生存問題,而不是空間上的畫大餅。所謂生存問題,即要考慮全球性局勢產業結構快速變動。

發展核心產業要有新思維,考慮在縣市合併空間與人口規模下,在國際網絡找到產業特性的發展機會,成為下世代產業。依我看,地方的角色不是中央分派,而是在國際發展空間中,找到最適合高雄自己的機會。

在下個世代、全球性的發展模式變動下,商機無所不在,思考利用空間的特性、優勢,變成我們的機會,商機定調後再來談空間的布局。此並非指劃設工業區、公共設施,而是創造產業機會。

空間布局可能是一個體質改變的行動,扭轉台灣過去50年所形塑出高雄是以勞工為主的影像,在區域的發展上,要讓投資者認為是有機會值得在此投資,而非僅是提供便宜的土地而已。

高雄有十多所大學設置,每年約產生1萬多名畢業生,因為沒有提供對等的工作機會,其中的85%離開高雄。未來若以這些人力為主,提供相關聯的國際平台做為發展舞台,這些人才即機會所在,高雄應朝應用生活端產業發展,以亞熱帶生活作為中心,鼓勵學生發揮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