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文彥:談治理除要先清楚縣市間內、外的關係,與國內的區域之間的關係外,中央如何看待地方也很重要。在中央的區域產業廊帶發展,從十大建設開始就將高雄定位為高污染石化工業及鋼鐵業,長久以來供應技術勞工,給特定產業財稅優惠措施產生加工出口區及科學園區。但這些產業,因為大陸的寬鬆環保政策與市場吸引力,逐漸被大陸接收,海西特區的出現將有嚴重衝擊。此時應思考在兩岸經濟發展中,我們產業要走什麼路線。

其實高雄很早就有準備一個方向,只是一直沒有去做,那就是自由貿易港區,用自由貿易港區的媒介來結合國外人才與地方產學合作技術移轉,不僅可以帶動產業發展,又可把人才留下來,這需要一個類似自由貿易區開發公司,或者是一個單一窗口,一個專責機構去執行。

縣市合併的治理,有幾個問題要優先處理,第一優先就是水的治理,應著重西部沿海地區地層下陷,或長年易淹水的地區。第二是交通的治理,公部門應處理好軌道運輸,減少客機車數量。第三是空間治理,宜先思索成長管理與區域分工,不宜過度擴大都市計畫區範圍。第四,如為永續發展要規劃水資源保護區、山區或沿海等限制開發區,宜配合國土規劃利用。不應以國家的公權力強加限制,去干預人民的財產與發展權。若建立二氧化碳排放權的交易制度,讓限制開發區獲得應有的補償,不失為永續發展上的一個平衡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