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報載台南市一家「麥得國際心智研究機構」,以「小孩功課不好,只要克服恐懼就能考好」為由,訓練孩子吞火、走碎玻璃、劈木板來克服恐懼,引起社會輿論的譁然。該研究機構當然有其違法的問題,但是,我們想探討的是:為何父母寧願花大錢來讓自己的孩子受苦?探究其原因,這依然是升學主義所造成的病態問題。

「望子成龍」,往往是新聞為父母所下的註解。但是,當父母的期待是以孩子的身心健全為代價時,成「龍」真的是為了孩子好嗎?還是僅變相地把孩子當成父母「本身」自我實現的代價?孩子的主體性何在?由此可以看出,這裡出現的問題是:父母的教育權與孩子人格自由開展權產生衝突。

我國民法第一○八四條第二項規定:「父母對於未成年之子女,有保護及教養之權利義務。」這是父母的親權在我國法律的規定,而賦予父母親權的原因在於:認為父母是最適合幫助孩子成長的照顧者。不可否認地,親權的範圍極廣,當然也包括了本文的教育權。但是,父母的教育權不是目的,它毋寧是為了保障其孩子的自我實現。也就是說,父母作為孩子的代言人,必須以促使其孩子的人格自由開展為目的,而不能強迫孩子成為自己所希望的人。

就本案來看,父母為了使孩子擁有「好成績」,讓孩子去參加這類的潛能開發課程,結果孩子的成績沒變好,反而因為燙傷、拉傷就醫,甚至求助心理治療師。就此而言,父母教育權的行使,反而造成孩子人格的「不」自由開展。追根究柢,造成這個問題的最根本原因仍在於:升學主義。

事實上,教育的目的是促使每個人獲得自我實現的機會,但是,在升學主義的影響下,卻扭曲了這個目標,最明顯的就是填鴨式的教育。具體來說,為了「公平性」的考試,反而將造成所謂的「一致性教育」。導致最終社會價值沉浸在「高」學歷的追求;陷於追求就讀「明星學校」的可能。久而久之,教育的目的不再是學生的自我實現,而是成為獲取好成績的工具,如此教育本質的淪喪,實在令人憂心。

雖然,升學主義不是促使社會階級流動的機制,教育才是。但是,我國的教育體系長期受到升學主義和管理主義的影響,將升學作為一致性的教育管理手段,使其與未來工作取得、社會的成就評量價值,密切結合在一起。如此一來,將會使家長的升學功利意識,提早滲透到孩子的內心,影響其學習的主要方向。更進一步強化孩子的升學競爭意識,驅策孩子去進行同儕間的惡性競爭。由此看來,原本充滿成長色彩的童年,將因升學主義而成為不堪回首的過往。

究竟還要多久,台灣的孩子才能擺脫升學主義的囚籠?究竟還要多久,台灣社會才能脫離「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價值?這或許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然而,如果連父母都以「成績」來衡量其子女,造成孩子始終認為:成績好凡事好商量;成績不好什麼都免談。那麼,當孩子長大後,成了一個只問「功名」的自私者時,如果父母未來遭到孩子的棄養時,這又有什麼好埋怨呢?

在升學主義的持續荼毒下,不僅兒童的童年變了調,而且社會也成了人人競逐私利的市民社會。請還給十二年國教一個落實空間,讓人民依學區登記進入高中,漸漸埋下台灣未來公民社會的火種。請執政者許人民一個教育希望吧!

(許育典為成功大學法律學系教授兼系主任,陳碧玉為同系所博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