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全代會召開前夕,大法官會議做出對陳水扁不利的釋憲;美國軍事法庭對陳水扁訴願裁定不受理;藍委到法院控扁以「美國軍政府代理人」向美請願觸犯外患罪。三件令扁沮喪的不幸一齊發生,不料民進黨卻跟過去大不相同,全代會中竟沒有半句對他聲援的話。

這個會議令他寒心,也宣告了陳水扁操作空想的民粹台獨主義挾持民進黨時代的結束。

目前台灣大抵有兩套空想台獨主義:第一種是由台灣地位未定論延伸出來的,認為舊金山和約是台灣地位未定論的源頭,只要一、說服大家回到舊金山和約立場台灣就可以獨立;但必要條件是二、改國號和公投,因為台灣未被承認為獨立國家,完全因為沿用了中華民國國號,所以只公投改國號台獨就能成功;第二種是三獨合流。

第一種空想主義當然站不住腳。首先,人類歷史上被違背的條約不知有多少,靠時日久遠對台灣態度又語焉不詳的條約要扭轉台灣不被承認的國際政治現實毫不實際。其次,各國不承認台獨也是政治現實而非國號問題,例如以前東西德、現在南北韓都共用德意志、朝鮮的國號但並不妨害分別被國際承認為獨立國家。第三,公投固足以展現國民意志,但國際並沒有承認其結論的義務,目前各國仍是地位未定立場,但都強調維持現狀,要台灣維持未定地位,並不支持統一但也不支持公投和獨立。

這一切陳水扁都很清楚,所以曾說制憲正名做不到就是做不到,他甚至連台獨本身都反對,說台獨是自欺欺人。但現在他努力鼓動空想主義,讓信奉空想主義的基本教義民眾成為他的「阿扁們」,用以挾持民進黨。控美案就是這一套空想主義下的演出,他強調控告美國政府可以否定中華民國(國號),也可以透過國際法釐清台灣主權、定位(未定論)的相關議題,(以便做為公投依據)。如今操作過頭的控美案成了笑柄,也宣告了扁操控民粹空想主義者的時代告一段落。然而這不表示所有的空想都就此結束。

九月二十三日國安局長蔡得勝說中國最怕的就是台獨、彊獨、藏獨三獨會合在一起,台灣邀請達賴、熱比婭來台會引發北京當局擔憂。恰巧這時胡錦濤和美國歐巴馬會面,胡把台和藏、疆問題包裹起來,說都關係到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倒真像是印證了國安局長情報的靈通。

有些台獨基本教義派人士認為既然是中國的最怕,那麼就該積極透過支持熱比婭、達賴來台以便推動三獨合一。問題是,台灣多數人民固然在不受中國統治的事實獨立狀態下追求主權的鞏固,但是藏、疆在中國的統治下追求的,以達賴和熱比婭來說都是高度自治,或像香港一樣的一國兩制,而非獨立,那麼拉攏達賴、熱比婭怎算是三獨合流?

中國把三者硬送推,盤算的是:把事實獨立的台灣和中共統治下的藏、疆拉在一起,可以在主權上矮化台灣,把台灣問題內政化;把藏、疆人權運動提升到獨立運動層次,可以用叛國罪侍候熱比婭等人。

因此所謂三獨合一與其說是北京的最怕,不如說根本是中國最喜歡用來指控的虛擬狀態。由於不認同北京的包裹策略,因此歐巴馬在回應胡錦濤時把台灣和藏疆分開,他強調他尊重中國領土主權完整,西藏、新疆是中國的一部分;但對台灣,他不提領土、主權,只重申「一個中國政策」。

可見中國對台、藏、疆的壓迫雖然都屬於人權問題,都應被聲援;但在涉及主權時,台灣若要獲得國際支持,站在三獨合一的立場並不明智,推動三獨合流對台、藏、疆人民都相當不利。因此民進黨若要穩健地保護台灣主權,不能只消極被動地讓扁式空想主義褪色,還要把三獨合流一併揚棄,更要積極地找出一套可行的兩岸戰略。(作者為民進黨籍前立法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