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父母心,望子成龍、望女成鳳,誰都不忍怪責,但是,台灣升學亂象,教改十年不成,很大部分都來自家長的心態,因為不論教育主管機關如何設想,絕大多數家長還是希望硬擠也要把孩子擠進第一志願,補習就永遠斷絕不了;升學壓力不夠,現在坊間竟出現所謂的「心智開發機構」,說法是要以軍事化的、壓迫式的嚴格管教,激發孩子的潛能到「資優的程度」,結果是花大錢讓自己的孩子遭到如同虐待般的「訓練」。

看看這個潛能營的訓練方式:號稱是催眠大師的人,帶著六歲到十多歲的孩子,高喊「所向無敵」,孩童們跟著回應「勇者無懼」,這還罷了,接下來,竟要孩子們把火塞進嘴裡吞滅!這是什麼訓練營?雜技班?還是特技團?為了訓練孩子的膽量,不但學吞火,還要學赤腳踩過碎玻璃,孩子們不是乩童啊,這群被送進潛能營的小孩,最小不過六歲,什麼都不懂,什麼都害怕,讓他們不恐懼的方法竟是壓迫與懲罰,不肯做或不聽話的孩子,不是被藤條打手板,就是要交互蹲跳上千下,連寫篇文章都要接受冷嘲熱諷式的「公審」。我們的正規教育已經不容體罰,不論打手板或交互蹲跳,哪個學校老師敢這麼做,必然鬧上媒體,甚至法院。結果,不可置信的場面竟在所謂的潛能營出現。

孩子不懂事,如果他們能選擇,連課後補習都不肯去,遑論莫名其妙的潛能營。這群把孩子們送進心智開發機構的家長,不但不是無知之徒,相反的,他們還都是中高受薪家庭,十之八九都是醫生、老師或公務員,兩個小時的諮商費要六千元,報名費二、三萬元,有一名家長送孩子受訓半年多,花費竟高達近卅萬元,家長花錢給自己找罪受就算了,這群知識教育程度不差的家長,花大錢卻讓自己的孩子受罪,簡直不可思議。

每一個孩子都是天使,天使的眼是最清亮的,天使的心是最潔淨的,他們的潛能自有發揮的空間,何須外力激發?天使來到人間,不能選擇,也沒有恐懼,因為他們碰上的爸媽都應該是最愛自己的人,偏偏這群最愛自己的大人,被世俗成龍成鳳爭第一的世俗價值所蒙蔽,眼睛看不到懷抱中天使的優秀,只想到如何讓我的天使要比別人更強,要比別人更好。結果,英數理化國文科科都有補習班,鋼琴小提琴書法繪畫門門都有才藝班,孩子在巨大的學習壓力下,怎麼可能有好的成績?潛能營說服家長的說法是:孩子學不好因為恐懼,所以克服恐懼是讓孩子學業成績轉好的第一步。家長就這麼被「催眠」了。

壓力,從來不在外界的眼光,而在自己;孩子從來不會恐懼,恐懼的只有家長。「別讓孩子輸在起跑點」,這句話簡直成了家長間的聖經,補習班和才藝班廣告訴求的對象都是家長,而非孩子。走過升學之路,走過職場競爭的家長們,不論成功或失敗,心中的恐懼都一樣:害怕自己的孩子輸在起跑點、才藝比別人少、分數比別人低、甚至高矮胖瘦都要比一比。被世俗價值掩蔽的成人們,忘記了當自己還是天使的時候所相信的一句話:每一個人都是特殊的!因為每一個人都是特殊的,所以「比較」這件事,根本沒意義。孩子可能數學強而國文弱,可能學科弱而術科格外有天賦,即使學術科都普通,但這孩子只要為人正派大氣不傷害人,他就可以堂堂正正,抬頭挺胸地做人。

揭發潛能營的家長們,一邊泣訴孩子受的苦,一邊坦承該怪自己望子成龍的心態造成這些錯誤。把孩子送進心智開發機構,沒激發孩子的潛能,卻讓孩子心智受到嚴重恐嚇,甚至出現創傷症候群的徵兆,心智開發不成反需心理治療。所有愛子愛女的父母們,醒醒吧!靜下來,回到最初的自己,想想曾經心智清明的小時候,自己要的是什麼?不要的是什麼?孩子是最單純的,他們什麼都可以不要,只要有愛─不比較、沒輸贏的愛,這份愛只有自己的父母能給,只要有父母讚賞的眼光,他就是最棒的,何須吞火競膽搶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