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產品的『山寨』現象,三年內將全面消退。」香港生產力促進局汽車電子部總經理梁偉明如此斷言。

日前,廣東經貿系統與香港生產力促進局、香港設計中心達成合作,探討雙方共同建立工業設計創新平台,下一步將實施全方位的粵港聯手,打造廣州、深圳、香港工業設計走廊。

大陸市場無孔不入的「山寨」現象,給珠三角港商造成諸多困擾。香港生產力促進局是香港特區工業支援單位,專門負責協助港商解決業務升級轉型以及向大陸轉移生產基地的難題。

在以前,世界市場高度擴張時,大陸廠家以壓低成本為經營的核心,因此,仿冒跟風的「山寨貨」大行其道;但,目前市場極度萎縮,「多銷」前景不再,「薄利」也就失去基礎,獨家品牌、市場區分,重新回歸主流。

大陸最大山寨手機輸出中心

深圳,和「山寨」一樣,英文縮寫都是「SZ」,它是大陸最大山寨手機輸出中心,而大陸的國產山寨手機交易中心主要集中在深圳華強北商圈。

受全球金融風暴影響,一向繁華的深圳華強北商圈各電子賣場逐漸呈現出蕭條景象,即使是周六的黃金銷售時間,賣場中的人潮也明顯低於往常,二樓的商鋪更是門可羅雀。許多樓層的店鋪已經關門或者掛上轉讓以及合租的招牌,租金則是打了折扣。

對於絕大多數山寨企業來說,並無做一家「百年老店」的心態。但市場波動的風險,顯然讓投機充滿著更大的變數。「山寨江湖」的真實寫照是:「抱著『撈一把走人』心態的山寨企業,在走人的時候,並不一定能真正的『撈到一把』。」

在此背景下,市場若處於爆發式增長期,山寨企業便蜂擁而去;一旦市場出現下滑,山寨企業又是率先離場--等待下一次機會,周而復始。

「生意越來越難做,走的人也越來越多。」趙姓山寨手機業者說。1年前,他還為老本行--山寨手機業焦慮地忙碌著。不過,現在他已轉而籌備新事業--遠在他省的某處礦產專案。

生意難做 業者紛紛出走

在過去3年中,趙老闆可謂賺得荷包滿滿。他一向自負自己有著敏銳的商業嗅覺,但這也是他及其山寨軍團的共同特質,業內人士對此的另一種說法稱作「投機」。

今年起,由於手機行業利潤下滑,越來越多山寨老闆選擇轉業或離開,他們並不覺得這有什麼「可惜」。「撈一把走人」是 「山寨人」的共同思維,這也形成了近些年深圳山寨產業的特質。

與北京中關村由政府主導的模式相比,地處南方邊陲的深圳,被認為是市場自由選擇資源配置的樣本模式。

山寨產業,緊貼市場需求,快速地完成資本的累積,「充分的商業競爭」是山寨產業初期的共同特性。據統計,深圳「山寨」從業者達百萬元人民幣以上,而這個龐大、略帶灰色卻蘊藏無窮潛力的產業群體,將何去何從?是目前業界憂心所在。

「山寨」從業者 達百萬以上

在不少業內人士看來,深圳本土企業標杆的華為,其早期的成長,其實就是一條標準的「山寨路徑」。

資料顯示,1988年創立的華為,最早是一家生產用戶交換機(PBX)的香港公司的銷售代理,並無自主研發單位。

1987年,在當時大陸普遍歧視私營經濟的背景下,深圳率先推出鼓勵科技人員走出去,興辦科技企業的辦法,並有相關措施鼓勵科技人員以技術入股方式創業,刺激了深圳第一批的草根創業潮。

深圳發展史上有個奇特的「1988」現象--目前深圳最具影響力的高科技企業幾乎都草創於這一年,如華為、中興。九十年代初期創立的研祥、邁瑞等一批科技型企業也均受此政策影響頗深。

華為初創立時首先須面對的,是一個已然充分競爭的市場。它與今天的山寨企業相似:作為後來者,華為要扮演對既有規則破壞者的角色。於是,在策略上,華為採取「農村包圍城市」,而價格優勢至今仍是它跨足國際市場的利器,這種「山寨」打法,促成了華為的崛起。

但與一般山寨企業不同的是,在快速累積資本的同時,華為迅速轉入自主研發的領域。

「華為效應」在深圳的草根產業界被迅速放大。邁瑞、研祥、金蝶、好易通等民營高科技企業,均透過自我研發道路,成為各自領域的領先者。(文轉B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