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接B2版)

深圳確立「科技立市」的關鍵年是1993年,這一年,深圳市政府以資金及政策優惠等形式,鼓勵企業加速科技成果商品化,對大陸科技人員來深圳創辦科技企業,也給予優惠。

更為重要的刺激政策,在1998年出爐,這年的9月深圳市再次打破了大陸「技術入股」不能超過20%的規定限制。這讓華為在1998年後實行的「全員持股計畫」有了法律的基礎,也為更多創新型人才在深圳創業提供了法律保障,間接促成民營企業轉型自主研發的產業升級。

技術入股 促成產業升級

除了政策的推動外,深圳的民營草根企業的發展,還有著獨特的產業背景。

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它鄰近香港,早期的「三來一補」(來料加工、來樣加工、來件裝配和補償)政策,讓深圳成為港商、台商產業轉移的第一個落腳點。其中,尤以電子資訊類產品的加工製造業最為發達,這為日後深圳成為大陸乃至全球消費類電子產品集散地,奠定基礎。

統計資料顯示,2008年深圳電子資訊產業中的高新技術產品產值達到7839.15億元人民幣,這個數字,占全市高新技術產品產值比重的9成。

周邊城市 形成完整產業鏈

從上游原材料供應,到加工集成,再到組裝銷售,在深圳及周邊龍崗、東莞一帶形成了一條完整的電子產品配套產業鏈,降低了市場的進入門檻,而這正是深圳山寨產業得以發展壯大的產業背景。憑藉低廉的價格和靈活的運作,山寨企業在市場上表現出比傳統企業更為靈活的競爭力。

山寨廠商為攻占市場,結果快速打壓行業利潤,最後使整個產業陷入低利潤氛圍,卻缺少後續技術的持續推進。「無論我們廠商之間怎麼控成本、拚價格,上游的英特爾卻是穩賺不賠。」 深圳一頗具規模的山寨主機板廠商感歎:「由於缺少技術累積,上游產業我們很難涉足。」

面對挑戰,山寨企業如何有效地促進產業升級?在深圳市社科院院長樂正看來,這不僅是山寨企業自身需要思考的問題,也是深圳產業升級轉型的課題:「如何把山寨產業初期的市場優勢,轉化為後續的技術驅動力,從而保持產業的可持續發展。」

「對於山寨企業,不主張一棍子打死。」樂正說,山寨企業在初創階段,難免會有一些違規和「打擦邊球」的作法。但大陸現有的部分產業政策,與山寨產業的長遠發展並不相符。就以深圳規模最為龐大的山寨手機產業為例,按照既有的監管政策,一款上市手機的送檢,費用要超過10萬人民幣,週期至少在一個月以上。「這對資金實力相對弱小和市場反應需求極為迅速的山寨企業,都是難以承受的。」

振興計畫 忘了它的存在

對於山寨企業所面臨的困境,大陸政府並未給予一定的政策幫助,去年底推出的人民幣4兆振興計畫中,便甚少惠及民營企業,山寨企業更是無緣。因此,企業圖自救,便須培養山寨企業自身的創新活力和內驅動力,從而促進山寨產業的升級。

在這方面,同樣是民營企業的華為,做得最好。它不但轉入自主研發,同時很快著手對內部體制進行了大幅革新,啟動了大陸早年的全員持股計畫,成就了企業創新的積極動力。

目前正面臨轉型陣痛期

不少深圳產業界人士認為,很多現在已然成型的大型民營企業,在創業初期都或多或少經歷一段「山寨時期」。但在全球經濟海嘯來襲之時,大陸山寨產業尋求積極轉型升級,已是無可避免,而目前就正處於這個陣痛期。

香港生產力促進局汽車電子部總經理梁偉明認為,在發展中的國家,冒牌仿製是個共同現象。70年代,「日本貨」一度為低劣廉價產品統稱,十年之後,「日本貨」轉而為價廉物美的代名詞。其實,日本產品的模仿本質並未改變,最新技術方面自主性依然不高,強在對現成技術的組合式使用創意上。

對此,香港設計師協會會長雷葆文深有感觸。雷葆文指出,大陸目前在世界產品市場上的影響力,超出很多人的想像,大陸品牌全面出擊的時機已經成熟。

梁偉明表示,廣東實體經濟受創金融風暴明顯,對自主品牌和科技創新的必要性也認知最深。珠三角是大陸「山寨貨」最為集中的區域,廣東此次掀起的自主創新大潮,對大陸冒牌工業也是一次洗滌。預計這一輪世界經濟調整期大概需要3年,梁偉明相信,經過3年的市場洗牌,足以讓大陸「山寨文化」全面消退,由「產品大國」步入「品牌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