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陸豐碣石,一個擁有33萬人口的海邊大鎮。大海給碣石人帶來了生猛鮮活的海鮮,也給碣石人帶來了透著霉味的衣服。

上萬個碣石家庭靠販賣那些外國人、甚至是外國死人淘汰的舊服裝發黑心財,他們把這些衣服賣進了中國的千家萬戶,月收入高達上百萬元人民幣,許多黑心商人甚至靠販賣這些發霉舊衫,賺錢賺到住豪宅。

儘管大陸各地政府已經嚴加打擊,甚至在近日燒燬了數百噸的「洋垃圾」,但政府官員卻感嘆,大陸並無相關法令禁止加工、銷售舊衣服;這些充滿病菌的「洋垃圾」,每天都透過大量的不法商販,一批又一批地銷往各地。

家家騰房搭屋 堆舊衫

碣石鎮幾大「洋垃圾」服裝聚集地的景象讓人震驚:在這裡,除了衣服,還是衣服。身為碣石本地人,李群(化名)解釋,當地人都把「洋垃圾」服裝稱為「舊衣服」,鎮上的「洋垃圾」店主要集中在三家村、道井、東關巷、新繞、水巷口和打石廟,各店場的規模各異,有的大場主要從事批發業務,絕大多數以家庭為單位的店鋪則從事較小規模的交易,甚至零售。其中,道井和新繞兩地的規模尤其龐大。所有店鋪,均無合法經營的牌證。

在打石廟一帶,當地居民都把一樓騰空,用來堆放、翻新衣服及懸掛樣品。巷子本就狹小不堪,卻仍有不少居民在極缺的空地上搭建起鐵皮房當做店舖。一輛輛三輪車在巷子裡穿行,並不時在各個店鋪前停留,店裡的主人和夥計們跑上前去,興高采烈地卸貨、裝貨。

由於三輪車後兜被塞得過滿,且巷子路面狹窄不平,時常有衣服滑落到地上。但根本沒人願意彎腰撿拾,地面上滿是沾滿塵土的骯髒服裝,巷口的垃圾堆裡也幾乎全被服裝所充斥。

「新衣」賣相翻新有術

懸在各家店內的樣品只有近距離細看才能辨清瑕疵。這些服裝一開始從集散地運到店舖時,被堆放得雜亂無章,猶若垃圾,從中幾乎找不到一件賣相好的。但是,店鋪老闆拿到貨以後,會用板刷和去汙劑把衣服上一些較明顯的汙漬刷掉,一位知情者小張表示,「每件衣服都是從外國過來的,都是爛爛的衣服,細菌都不知道多少,全部都搞到我們碣石這個地方過來。」

很多舊衣服都有著各種各樣的汙漬、甚至血漬,面對這樣的衣服,碣石鎮的商戶們都會特別耐心地擦去或刮掉這些痕跡,處理衣服上的汙痕對他們來講已經習以為常;不少服裝的鈕釦都已脫落,但店老闆們會採購形形色色的鈕釦將它還原。

某些貼身衣物由於被「一手用戶」長時間的汗水侵蝕,後領部位商標上的字樣已經非常模糊,店老闆們還會用形形色色的商標布重新拆縫;一般的服裝經過以上翻新流程就可以銷售;那些「無可救藥」的只能當作垃圾拋棄。

在一家專賣牛仔褲的店鋪裡,店員們忙碌地熨燙著一大堆滿布皺紋、毫無褲型的牛仔褲;另一側是已經燙好的、擺放整齊的、用統一塑膠袋包裝的「新褲子」。店員們說,牛仔褲原本就不易區分新舊,不少年輕人還喜歡「懷舊的感覺」,所以只要臀部和大腿部位的布料不被明顯地磨薄磨滑,充當新褲,沒有賣不成問題。

不管什麼檔次、什麼價位的衣服,在翻新過程中有一點是相同的,那就是:不消毒。

大陸媒體憤怒地說,「他們自己也不敢穿,很多居民處理洋垃圾時都帶著口罩。卻把這些帶著病菌的舊衣服賣到全國各地,很多不明真相的人都在購買這些便宜的衣服,這種巨大的市場需求竟然支撐了這個地下產業的生存。有的家庭年收入達到好幾百萬。」

賣家買家兩手賺

從消費者的角度看,碣石鎮的「舊服裝市場」顯得詭異。在這裡,店主們不僅不主動招呼路人進店看看,還不約而同地用警覺的眼神打量著來來往往的外地人。

在一家賣大衣的店裡詢問價格,店主問要多少件,聽到「一件」便不再理會。雖然光臨的顧客少之又少,但三輪車仍忙碌地穿梭,把翻新的服裝一車車運送出去。一位店員說,已做多年舊服裝生意的老闆,根本懶得理會零售生意,多年累積遍布各地的客戶資源,「夠他們賺的了」。

當然,並非所有的店主都那麼財大氣粗,在東關巷一家地理位置略顯偏僻的小店裡,一位年近六旬的老阿姨見到有外地客人,便非常熱情地打招呼。她的店裡專賣韓國貨,從T恤衫到羽絨服,應有盡有。一件款式時尚的襯衫開價3元(人民幣,下同),一件質料和設計俱佳的羽絨服開價30元。她笑著推銷:「買得多可以更便宜:襯衫2元、羽絨服只要20元。」(文轉B9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