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接B10版)當「紫藤」喊出「我們不再是嫖客」的口號之後,嫖客們也開始為自己正名為「恩客」,希望改變稱呼以除去光顧性工作者的汙名,也代表自己對性工作者的尊重和支持,爭取發聲的空間,讓社會大眾不再以有色眼光看待。

「紫藤」舉辦的「男人夜」只為男士而設,而參與活動的成員稱為男人組。在活動中,參加者無所不談。剛開始舉辦「男人夜」的時候,「紫藤」沒有任何資源可用,辦公室大樓附近的鄰居和媒體,比「紫藤」的工作人員們還緊張,當地媒體也出現許多負面報導。「我們在聚會後做了一個小小的檢討,每一次都不知道,下一次是不是最後一次?」「紫藤」幹事林依玲說。

目前的男人組成員,年齡從18歲到80多歲都有,通常,每次聚會都有2、30人左右的規模,最多的時候曾有到達50人,把小小的「紫藤」辦公室擠得滿滿的。

歡愛有道、嫖亦有品

歡愛有道、嫖亦有品,男歡女愛是學校無法教授的課。「很多人說,性工作者是最好的性教育老師。」一天晚上,忙碌的Leo陪同一位男性性工作者前去參加「紫藤」的「男人夜」聚會。這個聚會,第一次是在2007年。林依玲記得很清楚,「我們第一次聚會時,只來了10個人,大家談談男人的苦與樂,參加的『恩客』們最喜歡來的原因,是因為這裡有一個平台,大家可以沒有壓力地分享自己的故事。」除了不需面對社會的批評與異樣眼光之外,「紫藤」定期舉辦的「男人夜」聚會裡,沒有人會指著男性說「你是嫖客」或「你是壞人」,小組成員們自己會創造很多機會,大家提出議題一起討論,並在討論的過程中學習。

「紫藤」發現,男性也需要接受性教育課程,只是長期被忽略了,也沒有足夠的空間和場所可供討論。「有很多嫖客,一進房間脫掉衣服,從頭到尾都是一個動作,不懂什麼是性技巧。」Leo說,「沒有愛撫,又如何挑逗?這些性過程中的前奏,都是一種性技巧,需要學習。」

「從小到大,沒有人會教你如何和老婆相處,特別是遇到有關性方面的問題。」經過2年帶領並陪伴男人組的討論之後,林依玲發現,男女不一樣,女性喜歡問問題,因此溝通能力較佳,但男性都喜歡講自己的故事,特別是在公開場合,比較喜歡分享自己的成功經驗和優點,所以在談自己面對的困難時(包括性關係),還是要下一點功夫,才能達到真正的交流。

「在性的過程中,最重要的不只是男性的滿足,我們要看到兩方面的互動,男的要去照顧女的,感受和想法很重要。」林依玲強調,「男性以前都用自己的想法,去揣摩女性在性的過程中的感受,但是在男人組的聚會中,可以看到女性的角度,聽姐姐仔說出好『恩客』的標準與感受,男性如何讓自己變成小姐們心中的好客人,也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紫藤」的男人組成員來自四面八方,有老闆、學生、鎖匠、電腦工程師,也有每天付諸勞力才換得一家溫飽的卡車司機,人數最多的時候,男人組的成員逼近200人,其中較為活躍並可協助擔當主持人角色的核心成員,大多維持在10幾人左右。

恩客集資做慈善

「在香港,很少有機會讓不同背景的男人們聚在一起,來參加男人組聚會的成員中,有很多人會承認他是『嫖客』,但是我們不一定是要『嫖客』才可以參加。」林依玲說,就算是沒有性經驗、想多瞭解一點性知識的男生,尤其是不習慣開口求助的男性,都歡迎到男人組的聚會來。

最近的價格是多少?如何正確使用性技巧與保險套?都是「紫藤」男人之夜的討論話題,遇到去年的「鳳姐殺手」事件,「紫藤」甚至主動發起募捐籌款,捐給性工作者,作為安全基金。

今年「紫藤」出版的《好客之道》一書中,儘管許多受訪者是參加過「男人夜」聚會的常客,但是在接受訪談出書之前,還是會先主動表示自己有壓力,也擔心可能會對家人造成影響,因此多數人最終還是選擇匿名。

(取材自《南都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