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段時間,山西煤老闆的新聞又頻頻讓我們耳聞目睹。與以往不同的是,此輪「出鏡」,與買房、嫁女無關,甚至與礦難也無關。引起人們熱議的是,「國進民退」來襲,就連國外媒體也不甘寂寞。英國《金融時報》指出,曾經在中國諸多產業中充當領頭羊的的民營企業紛紛「臣服」於國有企業。根據山西省規定,這次整合只能由七家國有企業做為主體,並且基本劃定了整合區域,基層管理部門只能負責執行,看來,民營資本淡出山西煤焦生產領域必然的。

市場非萬能政府該監管

腐敗與「官商勾結」如影相隨,市場經濟也非萬能,民營資本介入煤炭流通領域出現問題,政府應加強監管,不能自己當市場主體。一些目光短視的民營資本的確罔顧職工安全與生態環境,但並不是由「巨無霸」國企兼併就一了百了。不論是解決腐敗還是遏制安全事故,我們要做的不是因噎廢食,而是規制與監管。

因此,山西把腐敗和安全事故的責任歸結為民營資本,把民營資本「清理」出煤炭生產領域,除了在法律層面需要商榷外,還需要在操作中按照經濟規律,建立起雙方認可的准入和退出機制,特別是在補償方面要做到充分合理及時。

如果要論安全風險係數,民營資本的壓力要比國資大得多。同是安全事故,國企老總除了被撤職,最多坐幾年牢,出獄後照樣吃香喝辣的,經濟賠償是政府的,但民營老闆不但被追究刑事責任,還要傾家蕩產。而且,遏制腐敗和「礦難事故」與誰來做煤「老闆」毫無必然聯繫,關鍵要看當地政府,尤其是安監部門是否盡責,管理措施是否到位和有效。否則,一切都是「紙上談兵」,都是「瞎折騰」。

國資日益擴張民營削弱

山西省政府強行推進「兼併重組」,必然能夠堆砌若干個「巨無霸」型煤炭企業,但誰敢擔保這些「巨無霸」不會像許多「國家長子」一樣,賺錢是自個的,虧損是國家的。因此,山西高層以「國退民進」治理腐敗和遏制安全生產事故的目的是否能夠達到呢?估計尚需要時間的考驗。

山西煤炭領域「國進民退」不是個案,近幾年,無論電力、石油等資源行業,國資均在迅速擴張,民營日益削弱。常聽到國企做大做強以及民企「夾縫中求生」的呼聲。當山西省政府可以明目張膽地掠奪私有資產,其他地方政府會不會緊跟其後呢?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到來,那一定是件很可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