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年的中國:一位高瞻遠矚、堅毅果決的執行長,接掌了一個極為龐大、氣息奄奄的公司,它正瀕臨崩潰邊緣。

全體員工意氣消沉、習於受到接濟、教育程度低落。執行長決心要把這家破敗的公司,改造成健全、能獲利、永續經營的公司,帶給人民適中的財富。他有一個明確的策略要達成這個目標:

首先,他需要一個高效能的團隊;需要能符合企業需求的員工。從屬的思維必須轉變成解放的思維。心靈的解放將釋出精力並增強自尊心;人們將會自立自強,在公司轉型過程中作出貢獻。

其次,他必須激發領導者與員工,讓由上而下的命令與由下而上的要求,能夠交互作用。他必須鼓勵基層在塑造企業的過程中作出貢獻。如果由上而下的目標和指導方針,不與由下而上的理念、意見與要求相牴觸,而是能一同發揮作用讓全體更健全,則這個階層分明的公司就能長保和諧。

第三,他必須塑造公司的價值觀與文化,制訂明確的目標並傳達出去。只有能獲利的公司,才能為全體員工創造財富。他必須設定宏大的基準架構與指導原則,在這個架構內人們可以自在行動,無需事事請示。這一來優秀的人才將有餘裕發揮才幹,創造力得以開展揮灑。

第四,他必須建立信任而非恐懼。依據指導方針而做的試驗如果失敗,不會受到懲處,因為只有容許犯錯的試驗,才能帶來創新的做法。任何時候都要反覆試驗,從錯誤中尋求改變,修正做法。

第五,創造力將是社會進一步改進的關鍵。藝術與知識的醞釀發酵,需要受到歡迎與支持,才能成為靈感與解放的來源,以支持新的企業文化。

第六,一旦公司在自家市場紮穩根基,將對其他市場開放,並投資其他市場,邀請外來者把關鍵技術移轉給公司。

第七,每個人的行為都會對其他人有所影響。成功將升高嫉妒之心,懶惰將引發抱怨。更投入、更有才幹的工人,遲早會高升並賺更多錢;而才幹較遜或不夠勤奮的其他人員,將會抱怨自己升遷無望。更多的自由與公平可以相輔相成,愈是自由公平,公司愈和諧。

第八,一旦公司在市場上建立起堅實的製造商地位,下一個目標將是從模仿進步到創新。在這過程中,先前所有的步驟都晉升到更高層次,提升了工作品質、企業的發明創造力並增加營收,獲利能力改善了工人及其家人的生活。

2009年的中國:這家公司從幾乎破產的狀態,變成非常賺錢的公司,是全世界的第三大。它在面對挑戰與危機時,採取了聰明的行動,如今它的經濟成就令全世界刮目相看。

鄧小平的黑貓白貓

如何讓一家公司脫胎換骨,前面的描述和鄧小平、江澤民與胡錦濤這三位執行長的作為相去不遠,他們以源源不絕的衝勁,把中國從一個落後、低迷的國家,轉變成全球第三大經濟體。前述的八個步驟宛如八根支柱,建構起中國脫胎換骨的轉型,也成為本書的核心。

中國正以一種「企業文化」,創造嶄新的社群的、經濟的社會,在它走自己的道路邁向現代化與繁榮的過程中,這樣的企業文化符合企業與人民的需求。現代中國之父鄧小平,早期就針對如何讓奄奄一息的中國脫胎換骨,發展出一個中國式的方法,在中國內外引發了一些對他的政治路線的爭議。對於他最著名的格言「不管黑貓白貓,會捉老鼠就是好貓」的解讀中,存在著誤解。

在鄧小平看來,問題不是共產主義或資本主義對企業最有利;真正的問題是,要讓這個國家發揮潛力迎向未來,什麼有用,什麼沒有用。所以究竟中國是披著共產主義外衣的資本主義國家,或是披著資本主義外衣的共產主義國家,這個問題問錯了。它兩者都不是,也並非兩者的結合。而且中國絕不是正緩慢剝除一層層共產主義外皮,準備穿上西方資本主義外衣的共產主義國家。

對許多西方人來說,任何承認中國正愈變愈好的觀點,承認中國正在尋求折衷方法,甚至允許某些形式的多元社會的看法,是對西方這個全球道德高水準監督者的可怕挑戰。中國的開放不僅擴大了中國領導階層揮灑的空間,也撼動了改革菁英的政治觀點。歐洲和美國正面對一個新參賽者,它的經濟強盛、政治穩定,而且毫不猶豫地挺身代表自己的價值觀。

美國鷹碰上功夫熊貓

美國鷹昔日在高空飛翔未曾遭到挑戰,如今正力圖恢復它的地位;而在地球的另一端,過去笨手笨腳的熊貓已受過完整的功夫指導,正在興起。

中國不像歐盟和日本;歐盟在2000年大剌剌宣布它將在2010年前「成為全世界最具競爭力的知識經濟體」,卻無法施行必要的改革以達成目標;日本則似乎陷入昔日的糾葛關係中難以自拔;而中國不僅達成目標,還超越了目標。如果一個國家能夠生產最高品質的多數產品,並以放眼天下無敵手的價格,把產品推入全球市場,會怎麼樣?諾貝爾獎得主薩繆爾森(Paul Samuelson)預期中國將成為這樣的國家。中國不僅正在轉變以配合全球的貿易環境,它也在改變全球的貿易環境。

中國很清楚它只走了一小段路,還需要修正、改善與增添。這個信念讓中國持續成為學習型社會,對於任何有助它達成目標的理念與實務,都保持開放態度,是中國最寶貴的資產之一。鄧小平1979年訪問美國時,被帶到亞特蘭大市郊的一家福特汽車(Ford)工廠。當時福特單單在那家工廠的汽車月產量,即超過全中國的汽車年產量。在那次訪問中,鄧小平說:「我們要向你們學習。」他們確實做到了。

雖然所有這些都導向一個樂觀的經濟展望,中國仍須面對無可爭論的內部問題並須加以解決:

經濟增長的資源環境代價過大;城鄉、區域、經濟社會發展仍然不平衡;農業穩定發展和農民持續增收的難度加大;勞動就業、社會保障、收入分配、教育衛生、居民住房、安全生產、司法和社會治安等方面關係群眾切身利益的問題仍然較多,部分低收入群眾生活比較困難;思想道德建設有待加強;黨的執政能力同新形勢、新任務不完全適應,對改革發展穩定的一些重大實際問題的調查研究不夠深入;一些基層黨組織軟弱渙散;少數黨員幹部作風不正,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比較突出,奢侈浪費、消極腐敗現象仍然比較嚴重。

這段話聽起來好像取自一篇西方國家的評論,其實是國家主席胡錦濤2007年10月在北京召開的中共第17屆全國代表大會上的談話。

西方仍然遙遙領先中國,但是中國在全球市場上已成為旗鼓相當的競爭者,而且正在創造一個和西方現代民主相對立、適合中國歷史與社會的政治模式,就如同美國在200多年前,創造了適合其歷史與社會的一個模式。(本文摘自本書引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