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協高峰會由於主辦國泰國的政治混亂被延宕好久才舉行,時機又恰逢國際金融風潮,東協各國受創頗重時候。東協應意識到僅靠十個會員國的經濟力量,想渡過各種危機是不容易的,能得到體制外國家的合作方能克服困難,自己團結固然重要,廣結善緣也不可或缺的。

上次槿金融危機時,東協受到的打擊很大,西方國家包括美國在內雖非袖手旁觀,卻也未提供多少助力。金融擴張是受西方鼓勵所致,但產生了問題卻得不到援助,如不是中國將人民幣挺住,使東協渡過難關,那災難真會不可收拾。

東協有了上次教訓,知道自救的重要,也知道合作的重要,東協與中國的「東協加一」再加上日本、南韓的「東協加三」,以及與中國的自由貿易協定,都是在這種危機感中促成的。現在金融危機再現,東協已非上次那樣手忙腳亂,除了各國紛推刺激經濟方案,也更致力區域合作,而有中、日、韓的支援方達成區域外匯儲備計畫,規模達一千二百億美元,年底即可成立。

去年十二月東協憲章生效,年初又簽署了東協共同體二○○九年至二○一五年路線圖宣言,要在二○一五年建立以政治和安全、經濟及文化為共同支柱的東協共同體。而按現在的情形看,東協內部雖還有不少協調困處,但大體上會磨合好,內部又合作,東協共同體的遠景應不至悲觀。

反觀日本提議的東亞共同體就很不樂觀。第一,東協向來堅持不管參與任何組織,必定以東協為主體,東亞共同體能同意嗎?如東協成員國以個別身分加入,就毫無份量了。第二,東亞共同體若將澳、紐、印度都拉進來,如何能在政治、安全、經濟、文化方面與中日韓及東協國家成為共同支柱?

東協好幾國領袖都表示願支持東亞共同體計畫,那可能是客套之詞,真要成為事實,就必須慎重考慮了,因為一個共同體是有規範的,不像「亞太經濟合作會議」,那是個論壇性質的鬆散組織。東協共同體的目標尚懸於二○一五年,所謂東亞共同體就不知何年何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