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馬英九堅持,國民黨中常委請辭不會有野火燎原之勢,但馬英九兼任黨主席的挑戰才剛始而已。

馬英九兼任黨主席後真的挺拚,少有國民黨主席上任第一周召開中常會,馬英九開了;「以黨領政」的象徵場域「中山會報」,過去除非天災地變或遇重大事件,罕見召開臨時會,馬英九也為要不要推動中常委之事開了臨時會;連昨日勸說中常委辭職,馬都自己撩落去。

馬英九的拚引起幾種反應。接近馬執政團隊的人,對外界忽東忽西的批評,有「不是要我們改革嗎?」的悲情;離核心遠一點的同志,則抱怨馬為何這當頭要把黨弄得人心惶惶;國民黨的對手民進黨,則開始有一種「馬英九好像是我們的好朋友」的錯亂。

馬英九要幹什麼?顯然同志和對手都不是很清楚,但其實,馬心裡有底,馬團隊高層說:「就是去除國民黨不適合出任公職、黨職的人。」

只是,從在花蓮、雲林、台東對付地方派系;到昨天出手整頓中常會,國民黨內不是沒有反彈,馬英九勢必要面對幾次下來不斷累積、往後可能爆發的後座力。尤其,馬英九的時間其實相對短促,因為二○一一年的立委選舉牽動總統選舉勝敗,黨內對他叫價的籌碼多,他的改革意志能實行的空間就少;再近一點兒,明年就有直轄市長選舉,綠營來勢洶洶,欲直取高雄、北縣、北市,馬英九若真丟了北部、南部,就提前跛腳。

所以馬英九如此急切,這麼不顧一切,對他來說,接下來每年要面對的選舉之前,眼前幾個月,就像救災的黃金七十二小時一樣,是黃金改革時間。馬只能把握,不能蹉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