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O衝擊下,美國、澳洲及東南亞的稻米大量輸入,加上台灣穀價長期受到政策性壓抑及盤商的操縱,讓農民大唱「無米樂」;然而,近幾年關心稻農的人士也開始突圍,以特殊的市場供需或行銷創意,向消費者訴求在地食材。

其中又以賴青松的「穀東俱樂部」,與四十三位稻農成立的「台灣稻農公司」最具代表性。前者由兩百多位「穀東」共同投資,委託賴青松耕作宜蘭羅東的五甲地,並強調以自然農法施作,生產最天然的稻米;「台灣稻農公司」的農夫則遍布七個縣市,並開放企業認養及下田體驗稻作。

另一個特殊例子是李建德與程昀儀的「掌生穀粒」,這對夫妻原本在台北從事廣告業,有感於台灣的政治亂象,決定捲起袖子作些積極快樂的事,加上喜愛看漫畫的程昀儀,受到日本漫畫《夏子的酒》感動,發現「生機就是最大的商機」,於是回到李建德的台東老家,用他們作廣告的筆,述說在地農人的故事。

程昀儀舉日本節目「料理東西軍」為例,強調台灣有許多深具職人精神的小農,他們的稻米都是珍貴的作品,但他們不知道市場在哪裡,所以除了自己吃、分送親友,剩下的都混進大包裝的一般米,無法彰顯出在地食材的獨特性。

於是,程昀儀夫婦鎖定高消費族群,開發出牛皮紙的包裝,紙袋上以毛筆寫著每一款米背後,農人與土地的故事,他們自詡是一個「經營農業與文學價值的信賴產業」。

程昀儀希望打破「米是廉價品」的刻板印象,逆向操作禮品市場,他們的八成客戶都拿「掌生穀粒」饋贈親友,雖然單價高,但創造了奇特的市場。接下來,他們還要鎖定台灣的在地茶葉與蜂蜜,開發不同產品線。

對於全球化的農業衝擊,程昀儀胸有成竹:「在地化發揮到極致,就不必怕全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