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以後,祖墳

地理風水都已變了

親人會合來撿拾

親人的遺骸

我撫摸阿嬤的天靈蓋

如當年伊撫摸我的頭

感念伊給我的疼愛

那個天真頑皮的小孩

仍在我風霜的身軀

我撫摸父親的天靈蓋

如當年伊撫摸我的頭

感念伊給我的寬容

那個憤怒叛逆的青少年

仍在我風霜的身軀

最後骨骸再一次示現

生命的常與無常

待火舌淨化了雜質

骨灰曖曖含光

親人送親人到古寺

一角的蓮池塔,入列

老早待在那裡的親人

生前的執著染愛

都已相忘於時間的海

至於人世間的法事

還是必要依禮俗進行

一切安靈的儀式

都讓生者心安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