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建會日前發布景氣動向顯示不論是美、歐或亞洲的景氣領先指標皆呈現回升,台灣的景氣燈號甚至有機會在10月份即回轉為代表穩定的綠燈。全球景氣及台灣景氣似已走出衰退,開始復甦,惟若仔細觀察各國龐大的失業人口,我們便無法如此樂觀。

去年此時,全球股市在恐慌中急瀉千里,但如今美國道瓊指數已超越萬點後回檔,台股也已一度升逾7500點,上海、香港股市更較去年底升逾50%,德、法等歐盟股市也比去年底升逾15%。若僅看這項指標,會認為全球景氣已然欣欣向榮,但對照各國持續升高的失業情勢可以發現,當前所謂的復甦仍是一波「不完全的復甦」。

依美國勞工統計局推計,去年金融海嘯前美國的失業人數僅959萬,今年9月已高達1,514萬人,激增555萬,海嘯前的失業率僅6.2%,如今已升至9.8%;不只美國如此,歐盟27國的失業率在金融海嘯前7.0%,如今已達9.1%,失業人數這一年來也大幅增加500餘萬。換言之,僅美、歐兩地的失業人數比起金融海嘯前即增逾1千萬人。這是一個驚人的數字,逾千萬的新增失業人數勢將大幅緊縮全球消費,而使得全球實質經濟的表現難以如股市這般熱絡。

不只是美、歐迄今失業仍持續升高,台灣也是如此。台灣9月的失業率看似趨緩,但是經季節調整後的失業率卻升至6.09%的歷年最高紀錄。其實,不論美國勞工統計局或歐盟統計局所公布的失業率皆是經季節調整的數字,主要是經季節調整後的失業率較接近景氣的實況。依此看來,台灣的失業情勢也如同美、歐一般,仍持續升高中,而且台灣的失業人數(經季節調整)同樣由金融海嘯前的44萬人升至如今66萬人,受失業衝擊的家庭人口更由92萬升至目前已達140萬人,多少家庭仍在社會邊緣掙扎,令人憂心。

我們當然明白,失業一向是景氣的落後指標,在景氣復甦的起頭,失業情勢自不可能瞬時改善。但我們要提醒執政當局的是,這次金融海嘯所掀起的經濟循環非同一般,失業的數量之大非同一般,如此巨量的失業人口對經濟景氣的抑制效果自然也非同一般。這由9月台灣接自美、歐訂單衰退仍逾10%即可明白,試想一個少了1千萬人就業的美、歐市場,還能釋出多少訂單?美、歐如今仍是全球前二大進口市場,只要這個市場失業人口持續升高,缺了這個龐大的消費動能,全球貿易自然是欲振乏力,而以出口為導向的台灣經濟又豈可能自外於美、歐市場而獨自繁榮?這是顯而易見的道理。

美、歐的高失業率影響台灣的外貿前景,而台灣自身的高失業率則會衝擊民間消費。尤其台灣當前已非僅失業人口升高而已,9月長期失業人數已近11萬,結構性失業人數更創下近6年新高,甚至臨時僱用這類「非典型就業人口」也在快速增加中。這些經濟結構、就業結構、薪資結構上的改變,已然削弱台灣民間消費動能,這也是何以近期台股活絡,但台灣實質經濟回升力道卻依舊疲弱的原因。

有關失業率與經濟成長率的關聯性,最有名的莫過於歐肯法則(Okun's law)。這位曾擔任美國總統甘迺迪經濟顧問的學者歐肯,實證美國失業率每升高一個百分點,便會使得GDP下滑2個百分點,歐肯法則揭示只要失業率無法獲得改善,一國的經濟成長將會受到極大的抑制。依據這一法則,不論是全球經濟或台灣經濟,在如今失業人口大幅升高下,經濟要得到快速而全面的復甦,勢有所不可能也。

這一波在年初被經濟學家喻為自1930年代以來最大的經濟衰退,竟不到一年即已開始復甦,這真是經濟學家們所始料未及的。1930年代這一次大蕭條,衰退長達4年之久,何以這一波百年僅見的大衰退卻如此迅速復甦?概而言之,仍在於各國政府大量舉債挹注資金,及推出史上僅見的振興經濟方案。這樣的振興方案雖可讓全球信心免於崩盤,也讓股市得以提振,但各國實質經濟的創傷卻不可能像股市恢復的如此迅速。尤其台灣如今長期失業、結構性失業人口快速增加,更為台灣經濟復甦的前景蒙上陰影。我們認為馬英九統總仍應以臨淵履薄的心情來看待這一波「不完全的復甦」,在為股市回升歡樂之餘,高達140萬受失業波及的家庭人口,也值得政府多多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