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中國經濟上改革開放已經30年,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也將近8年,但依舊難以消除各地方政府強烈的本位主義,「諸侯經濟」勢力依舊難搞。各地方為了地方利益,搶稅爭利毫不客氣,就算是知名國際商業巨頭「強龍壓境」,最終也難以敵過地方地頭蛇的干擾,最終不得不低頭。

中國地方政府本位主義的「痼疾」,不僅中國民眾與企業輒有煩言,就連外國企業也多有意見。但在「形勢比人強」的環境下,心中再怎麼不滿,最終也只能配合,最近全球零售業霸主沃爾瑪終於獲准在廣州開店一事,很能說明這個問題。

時間回到1996年,這一年可說是「中國大賣場元年」。包括沃爾瑪、好又多、萬客隆在內的眾多知名大賣場紛紛在中國開店設點,各地政府也以各項優惠條件向這些業者「拋繡球」。其中,好又多、萬客隆把總部設在廣州,但沃爾瑪中國總部卻選擇在深圳。

這個決定讓沃爾瑪此後進入廣州市場憑添難度,更為此與廣州市政府展開長達13年之久的對抗。由於沃爾瑪實行「總部管理制」,與家樂福等零售商普遍採用的「區域管理制」最大的不同點,在於沃爾瑪在中國任何一個城市開店,財稅收入是繳到總部所在地的財稅部門。也就是說,假如沃爾瑪在廣州開店賺錢,稅收最後卻是交給深圳。

這讓廣州市政府很不滿。儘管此後沃爾瑪曾經3次向廣州示好,但廣州市政府立場很硬,開出條件表示:「歡迎沃爾瑪進來,但前提要麼將中國總部或結算中心遷至廣州,要麼就在廣州採用區域管理制,在廣州賺錢在廣州納稅。否則,請不要到市區來。」

結果13年下來,沃爾瑪在珠三角地區陸續在東莞、汕頭、佛山、惠州、湛江、韶關、江門、茂名等地已開設及籌備的分店至少有20多家,但就是打不進省城廣州。直到去年沃爾瑪與海印股份合資開店,對廣州市政府和過去堅守的「總部管理制」做出妥協後,今年終於如願進入廣州。

從此就可以看出,中國地方政府除了在政治意識形態大原則上不含糊之外,對於有關的財稅利益也絲毫不馬虎,其頑強「擇善固執」的耐力,可迫使國際巨頭低頭服輸。

此外,有時地方政府的角力之爭,甚至還可上升到省與省之間的規模。多年前,由於廣東省在中國政府扶持下,經濟與工業快速發展,成為中國率先「富起來」的省份,但在經濟起飛之際,廣東用電的需求也大幅增加,因自身奠立基礎設施不足,於是廣東省與大陸西南地區享有豐富水電資源的雲南省達成協議,採「西電東運」模式,從雲南「拉電」給廣東,之後的利潤雙方共享。

但就在廣東、雲南兩造皆大歡喜之際,卡在兩省之間的廣西省老大不高興。廣西不滿粵、滇兩省從自己土地上「拉電」過去,自己卻分不到一點油水,因此堅持也要均沾利益。但廣東、雲南心中不樂意,廣西於是揚言,若沒有滿意結果,絕不讓電從廣西通過。這件事後來鬧到北京,最終勞駕中央官員出面協調。

地方官員堅持本位主義,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於自身財政上的困窘,以及「肥水不落外人田」的思維在作怪。不過,如果是自己關起門來「窩裡鬥」也就罷了,事實上,中國地方本位主義過重已經給許多在大陸經商的企業帶來壓力。

僅以運輸費成本來說,中國高速公路收費站之多,累計收費金額之高,舉世聞名。這也是在地方「此路是我開,留下買路財」的觀念在作祟。地方官員認為,只要道路經過境內,就有權設站收費。

例如從四川瀘州到廣州全長約1,600公里的路程,一路上就須繳交高達5,000多元人民幣的過路費。諸如此類情況,逼使許多司機為了減輕沉重的過路費,只得想盡辦法找尋替代道路來閃過收費站的壓榨。

顯然,在大陸這個地方,出了京城,其實就非王土,諸侯利益往往高於國家利益。為了確保諸侯地位,那還有什麼事不能做?這也具體印證了,地方勢力利益糾葛、盤根錯節的複雜現象,還是中國政府難以撼動根治的大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