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該不該冒險?我們由幾個方向來探討,一是對景氣的預估,二是根據過去的經驗,所謂鑑往知來。在前者,全球景氣並不佳,預估世界整體GDP不到2%,甚至很多區域是被預估為負值,至於經驗值中,過去40年全球股市,僅出現過二次連續兩年的下跌走勢,波段最大跌幅為2000年至2002年的48.5%。40年中,只要前一年度跌幅超過20%,隔年均會出現大幅反彈。

再來看一下大家對於市場的預期,最近華爾街熱鬧滾滾,不止台灣愛算命,國際間也喜歡預測,很多人預期原油價格2009年大多數時間將在每桶30美元左右徘徊,也有人說2009年表現最差的全球市場將是當代藝術品市場,前不久《霸榮周刊》(Barron's)上,12位華爾街精明的策略師中有11人預計2009年標準普爾500指數將收於975點至1,100點之間,但是也有專欄作家大聲疾呼這種預估從來都是錯誤的,預估反彈可望將推動標準普爾指數攻上1,200點。

其實,我要跟大家分享的不是預測有多準,而是大家的心態是否調整,很多人在訕笑2008年的烏龍大預言,因此認為2009年也會笑話一籮筐,但是因此而拒絕接受訊息、拒絕資訊,沒有學習判斷趨勢的能力,會在新的一年當中把機會跟報酬也一併拒絕在門外!

大家都進入害怕風險的年代,但是拒絕風險,未必要拒絕好報酬,透過適合的股債比率,就可以調整讓自己降低風險、提高一點報酬。

透過資訊的判斷,如果認為全球股市已跌得夠深,資產組合中就不該只有保守商品;如果害怕市場還會走跌,每天吃不下、睡不著就不該續抱一堆高風險資產。投資組合沒有對錯高下,只有適不適合的問題。

學會釣魚的方法,更是必修課,觀察一下房價指數、消費者信心指數,首次申請失業救濟金人數及ISM製造業指數,可以協助你判斷「局勢改變了嗎?」。

2008年金融海嘯肆虐,各式金融資產價格全面崩落,大家只能想到債券,事實上以美國公債而言,價格超貴,10年期公債殖利率一度掉到2.1%,30年約2.5%,也是史上最低,殖利率重挫、公債價格飆漲,你有沒有判斷美國公債現在的價位是否已經太貴了?

例如股票方面,全球股市經過一番重挫以後,股價都很低、本益比也都有很大的修正,美股本益比12倍左右,英國股票本益比大約7倍,俄羅斯甚至5倍,即使如此大家還是不敢買,是不是本益比不適合在空頭當中成為決策參考?

這些訊息,都是靠學習累積出來的判斷,會比預言精準很多。

風險跟報酬其實就是一體兩面,很多人拒絕風險,把錢通通放在銀行,其實未來就會面臨通貨膨脹的壓力。

如果以長期人類的生活史上來看,就是一部「通貨膨脹史」,簡單來說,一碗牛肉麵由我小時候吃50元到現在250元,它不可能會回到以前便宜的價位,因為通貨膨脹是會累積的,但是風險並不可怕,學會分散跟控制,報酬就會出現在你的身邊!(本文摘自本書Part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