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審被判刑二十年之後,馬永成首度接受專訪,細說阿扁執政時期「那些狗皮倒灶的事情」。他指出阿扁兩大敗筆,一是「將錢轉匯海外,在政治上比龍潭案嚴重」;二是「無法說服太太把錢弄回來」。因此,建議阿扁「必須非常殘忍地跟家人決裂,才能真正看到他家人帶給他的錯誤的東西」。

按照馬永成邏輯,阿扁捲入狗皮倒灶的事情,只是因為沒有管好家人。表面上看,馬永成「非常殘忍的」檢討了阿扁,實際上還是在呼應阿扁的脫罪戰術,塑造一種「懼內」印象,把責任推給吳淑珍。失去權力之後,馬永成形容「每天醒來等睡覺」,想必做了很深刻的檢討,但結果卻令人失望。

講別人,頭頭是道,馬永成自己在法庭上,卻把冒領國務費的責任,通通推給陳鎮慧。套一句他勸阿扁的話,「馬永成必須非常殘忍地跟過去的自己決裂,才能真正看清楚自己帶給國家社會錯誤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