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基會董事長江炳坤所率領的台灣媒體高層大陸參訪團,在拜會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和官方通訊社新華社時,表達了兩岸除了「大三通」之外,還應加上新聞交流的「第四通」,變成「大四通」。顯然,兩岸都已意識到媒體交流的重要性,進一步的大幅度的開放早應提到時程表來了。

兩岸自從開放交流以來,新聞這項行業因為影響層面廣,受到兩邊政府特別關注,不因體制的差異,或是新聞開放程度的不同而有所不同,雙方都很難用「平常心」看待新聞業的交流與發展,因此在開放程度上始終落後於大環境。

媒體一向扮演傳達訊息的第一線的角色,馬政府上台後,兩岸政治氣氛良好,勢頭是正面的,這時讓兩邊的新聞交流步入正軌,落實江炳坤所說的「大四通」,更屬必要。

現在兩岸的駐點記者,為雙方媒體提供最快速第一手的信息,對增進兩岸人民互相了解功不可沒。但僅是開放駐點是不夠的,過去兩岸都認為兩岸的協商應該「從經濟到政治」,但是雙方也認知文化新聞交流的重要性,今後要進一步推動加強新聞、特別是媒體從業人員的交流及各項開放。

但由於兩岸的社經背景不同,媒體開放自由度也不一樣,在事事講求對等為前題的兩岸交涉中,新聞交流這一塊處理起來確實存在一些較難克服的課題。大陸方面現在比較急切要解決的問題是媒體記者常駐與辦事機構,台灣方面則是希望媒體能夠在大陸落地,以及新聞自由採訪。

記者常駐與就設辦事處而言,台灣方面處理起來並不困難,因為現在兩岸駐點記者早已是「變相」的常駐;但讓台灣媒體落地,與全面開放新聞自由採訪,大陸方面所要面對的問題就複雜多了。如果一切講求對等的話,兩岸媒體想要大開放,現階段確實困難重重,現實上也很難執行。

部分大陸媒體甚至以此質疑馬政府將視大陸方面對台灣媒體後續開放的程度,互設辦事機構的議題才願意端上檯面來談。他們就舉例,當初大陸央視四套節目可以在台灣播出,扁政府時期以懲罰性措施停止央視落地,去年馬政府上台後,本來就可以立即恢復央視落地,不過,截至目前為止,馬政府卻把這個籌碼掐在手上,目的就是在等大陸方面「對等」開放台灣媒體在大陸落地,與自由採訪。

兩岸交流若想正常穩定交往,就應該設身處地為對方的立場考量,從馬政府上台後,北京當局無庸置疑的,處處考量到台灣方面的需求,與民眾的感受,可以讓步的做到最大的讓步。同樣的,新聞交流開放上,台北方面是該衡量到大陸的條件。相信如此,兩岸媒體的大交流應該為時不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