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我歸隊於你所號召的這班妖獸,隨著群眾開始沿途瘋狂搗壞,衝破一道又一道僵固的性/別邊界,朝向另一個「無敵鐵莖肛」的歪斜舛誤狂奔而去。

我親愛的阿修羅男爵:

不,你不必轉過來,保持現在這個側臉的姿態就可以。很好,你甚至不必切換至女聲頻道,就已足夠使我回想起你另一側蒼白的女性容顏,如同世人嗅出我陰柔的可疑氣味,便妄自推測我所慾望的性別,或者知曉我所慾望的性別,就可以否決掉我所有的雄性特權那般。

與你初遇之時,慾望仍僅是蟄伏在我稚拙體內的一副魔獸胚胎,悄悄吸取我清澈血液內無辜單純的養分,暗自醞釀多年後一發不可收拾的恐怖妖異,關於辨識指認出你的存在之於我將是一場預示及召喚,那刻其實已顯露一絲線索與端倪。我特別注意到你,並不只是因為你夠邪惡墮落,或者總是屢敗屢戰(當然,還有屢戰屢敗)。

彼時我被稀釋在一片茫茫幼兒人海中,察覺自己並不以柯國隆為榜樣,也注定當不成余莎莎;我將長輩買來討好誘引的無敵鐵金剛(其實是塑膠製)冷落在一旁,又忍不住深深唾棄木蘭號兩顆飛彈發射後便成為廢鐵一具。直到後來我確認自己的身世,與你,我親愛的阿修羅男爵,終究系出同門一脈相傳,再回溯逆流至童年的最上游處時,發現你一直等在那裡,始終未曾離開。你就像一座老舊斑駁的燈塔,在無限蔓延的黝暗之中發出幽微的光亮,指引我族航向港灣終得靠岸。

於是我歸隊於你所號召的這班妖獸,隨著群眾開始沿途瘋狂搗壞,衝破一道又一道僵固的性/別邊界,朝向另一個「無敵鐵莖肛」的歪斜舛誤狂奔而去。我們有的潛入伯尼之家,讓年幼可愛的小甜甜及安妮長出喉結和鬍子;有的負責慫恿一號鐵雄與二號(不是零號)大明陷入熱戀,徹底瓦解科學小飛俠旺盛的戰鬥意志;有的隱身在太空突擊隊裡,替鐵船長穿上粉紅色小洋裝;有的在甜甜仙子的魔法中加料,使她從女孩成功變身成少女後多長了一個小雞雞。

我親愛的阿修羅男爵,我憶起自己癱軟在那張人們不忍玷汙(或者忍住不去玷汙)的童真白紙上,來不及抽拔茁壯便乾竭枯萎,你是我視線所及落下的第一滴墨水,黑雨然後爽快地下了起來。無數追隨者前仆後繼奮不顧身,卻始終無法揣摩你撲向那片純淨的角度方位,也不及你落地後瞬間擴散渲染的美好姿態。

如今我仍保留這張灰黑髒污的紙,在絕望無助之時,輕撫水分蒸發後紙面形成的皺褶波紋,便能使我彷彿又回復到初初覺醒的生猛潑辣。我把紙摺疊好,放進心裡那道細薄如一片羽頁的裂痕縫隙,繼續航向未知的遠方。如果我必得遁逃,終須陣亡,也將再無所懼。假若無法徹底皈依幽冥,至少,還能學著讓自己變成另一座,苟延殘喘的破敗燈塔。

不排斥化做堅挺巨大柱狀物的一個妖獸上

動漫人物簡介:

阿修羅男爵,即卡通「無敵鐵金剛」裡的雙面人,具有雙重性別,領軍機械兵團,執行顛覆世界之任務。

得獎感言

感謝,以及問好

得獎的快感實在很好很強大。感謝評審,感謝媽媽和姐姐,感謝零星的摯友,感謝小動物們以及最想念的肥妹妹,感謝電視的發明者。最後,還要感謝雙面人,請服用這封信,如果可以的話,麻煩替我向小甜甜、鐵船長和海王子問聲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