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不宜上市上櫃條款》中,證交所對企業上市股票的審議重點多半鎖定財務狀況,因汙染爭議受影響的公司幾乎是零,中華紙漿在花蓮造成的空汙,幾乎年年遭環保局開罰千萬元以上,但在股市中仍占有一席之地,該條款對環境幾乎不具保護效力。而大陸各界人士在《綠色證券指導意見》發布後,無不坐看官方是否有執行決心,今年年初,環保部禁止在海南島造成嚴重環境損害的金東紙業上市及融資,為「綠色證券」注入了一劑強心針。

共同監督 大陸重視環保責任

金海漿紙在海南島長期大量直接排放黑色汙水,導致近海汙染及魚類減少,以捕魚為生的村民無法繼續生活,地方政府雖多次對金海漿紙進行警告、督促和處罰仍難以制止。當地的環保團體因此將該企業惡行呈環保部,指出該公司嚴重違背「綠色證券」的相關要求,經環保部審查屬實後,暫緩該公司的上市請求,讓金海漿紙大為苦惱。

環保部表示,未來「綠色證券」的執行會越來越嚴謹,希望能夠有效將企業的環境行為納入政府管控及公眾監督,如此一來政府一方面能有效保護投資者,避免企業因違反環境規定帶來投資風險,另一方面也能避免社會投資額流向不良企業,讓民間與企業共同承擔環保責任。

缺乏機制 台灣坐視環境汙染

同樣是屬於對環境具有重汙染的造紙業,台灣中華紙漿花蓮廠汙染問題,存在數十年無法解決,雖然花蓮環保局盡全力稽查輔導,但華紙仍未有效改善。看對岸金海漿紙因「綠色證券」施行被暫緩上市,但中華紙漿卻是紙類股熱門的明星焦點,台灣對該公司該負起的環境責任完全束手無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