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兩岸即將展開ECFA的實質磋商,但藍綠陣營對此一議題的看法和觀點還爭論不斷,恐難有共識。然而大陸方面已把視野拉到更遠更宏觀的角度來看ECFA,其觀點值得朝野思索參考。大陸《南方周末》一篇對ECFA的專題報導,本報予以重點摘錄,用字遣詞或名稱未予更動,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經過兩年醞釀,兩岸經貿合作協定(ECFA)終於即將進入實質談判階段。協定一俟簽署,兩岸獲得的經貿利益自不待言。而更具長遠意義的是在兩岸民間的紅十字會談判、半官方的海協會海基會兩會談判之後,如果ECFA談判能展開兩岸「政府間」談判的試驗,或許會對未來的「和平協定」談判開啟全新空間。

10月25日中共中央台辦、國台辦主任王毅釋放大陸加速ECFA的明確信號,「願與台灣方面協商爭取年內在兩會框架下,盡早啟動兩岸經濟合作協定的正式商談」。

台灣著眼與各國簽FTA

ECFA本來不叫這個名稱,大陸早先提出的版本為「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CEPA),只是台灣認為CEPA屬「一國兩制」下的「港澳模式」,如此照搬「似被矮化」,遂提出一種特殊的CECA模式。後來台灣又做調整將其改為如今的「經濟合作架構協定」(ECFA)。

究其本質,ECFA就是兩岸達成簽署自由貿易協定。2008年初時馬英九在競選政綱中,提到當選後將與大陸簽訂互惠兩岸的經貿協定。及至今年執政的國民黨與台灣多個工商團體呼籲盡速通過該協定。

台灣朝野的論戰,事實上已經導致ECFA協定的天秤開始向台灣一方傾斜。「總體上台灣比大陸得到的利益多一些。」社科院台灣研究所研究員王建民對南方周末記者分析,這是台灣現實的考慮,「他們認為經濟規模與大陸不能相比,所以要想方設法維護台灣經濟利益。」

除去近在咫尺的現實好處,台灣更看重簽訂ECFA之後,便可以與世界其他國家簽訂自由貿易協定(FTA)。在台灣看來,中國大陸在全球區域性整合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台灣雖然不能直接參加這些組織,但是通過ECFA也間接搭上了橋。

大陸看重的是民族情感

毫無疑問,在ECFA這個問題上,台灣看重的是經濟,大陸則追求「有利兩岸經濟的共同發展,有利於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王建民認為,「為什麼大陸想簽?就是四個字──民族情感!」

「ECFA談判在技術上並不存在難題需要慢慢磋商。」廈門大學台灣研究中心副主任李非對《南方周末》說。

受益於三次「江陳會」的成果,兩岸已達成九個協定與一個共識,兩岸經貿關係正加快向正常化邁進。「今年第四次江陳會將把兩岸ECFA談判全面推向正常化。」李非認為,「馬英九任期的前兩年還是推動兩岸經貿關係正常化,明年若是簽署ECFA則標誌經貿關係制度化的第一步。」雖未正式啟動ECFA談判,但「雙方職能部門目前已經見過三次面,台灣是『經濟部』的局長,大陸是商務部的司長,」台灣『國際貿易局』局長黃志鵬對《南方周末》記者說,其他通過電話私下溝通,或以研討會的方式接觸也很多。

雖然即將展開的正式談判,「海協會」、「海基會」仍是不二選擇,但從ECFA簽署過程來看,「兩會溝通是第一管道,台灣經濟部和大陸商務部第二管道,專家學者則是第三管道。」李非說。

如果放眼兩岸整體關係,簽定ECFA能整合兩岸經貿30年來相對凌亂的合作形式,並做精準而嚴密的制度性創建;其更深遠的意義,在於讓兩岸關係在一個更積極的平台上建構。

政治擴大交往不可避免

回顧兩岸30年的交往,從最早兩岸紅十字會之間的民間交流,到上世紀90年代的辜汪會談,及至如今以兩會交流做主導、輔助其他如「國共論壇」等方式的溝通已日漸成熟。ECFA談判更讓兩岸權力機關直接對口交接,政治上的擴大交往已不可避免。

美國《亞洲華爾街日報》就注意到,「隨著中國在台灣貿易總額中占據的比重增大,台灣島的經濟將變得對中國的貿易、投資和遊客越來越敏感。假如北京試圖直白或含蓄地影響台灣的政治選擇,它將擁有一項強有力的非軍事手段來施加影響。」

朝韓模式可供兩岸參考

但是在ECFA之後,如果兩岸關係想往更深層次的領域邁進,比如簽署「和平協定」,「海協會、海基會規格還不夠高,很難承擔這樣的責任。」社科院王建民研究員說。

王建民認為,朝韓之間的「南北經濟合作共同委員會」,或許能給破解兩岸政治難題帶來借鑑。該共同委員會由雙方的副總理級官員擔任委員長,各有7至9名人員派駐。其實國內也有不少學者正在探討,如果仿照朝韓模式,未來台海兩岸也可以建立一個共同的和平委員會,然後分別派駐己方的委員以探討和平機制問題。

不過ECFA協商已引起島內諸多反對浪潮,兩岸政治協商顯然為時尚早。「只有經貿關係制度化之後才有可能推動兩岸政治關係發展。」廈門大學台灣研究中心副主任李非強調,「但那是馬英九第二任期的事。」

(摘自《南方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