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廣電系副教授郭力昕曾說唐曉白是「中國最有政治勇氣的女導演」。十年前拍攝暗示八九學運的《動詞變位》受到矚目,才剛起步就因懷孕而暫停電影之路。唐曉白表示生育之後思維發生變化,開始關注女性的生命議題。

唐曉白是中國少數能在三大國際電影節上有重要作品參加的中國女導演。「生育,對很多女導演來說,是很困難的選擇,」唐曉白表示,對於這個年紀的女性創作者來說,她的創作周期會遇上生育周期的問題,而她身邊的女導演都會放棄生育。唐曉白選擇生育,並放棄她熱愛的電影工作十年,「退下來很容易,選擇堅持下來生命中會產生矛盾,但我學著在矛盾中成長。」唐曉白說。

唐曉白的家世背景很好,家人對她的期許甚高。「我讀北京大學,是為了給家人一個交待。」北大畢業後,喜歡藝術的唐曉白再回學校修讀戲劇和導演專業。此時,唐曉白才開始「看電影」,也迷上電影。

唐曉白還記得觀看《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後的激動,「我在那部電影中,看到台灣那20年的歷史,而那段歷史對我們來說是空缺的。」唐曉白震驚於這部電影濃縮了三、四○年代的社會歷史還有各種矛盾,並讓她開始思考:如何創作一部由小事件反映大歷史的電影。

她的處女作《動詞變位》某種程度上算是這樣的電影。這部電影描述1989年冬季,一群大學生的經驗與感受。「2000年準備拍電影時,我已經畢業十年,我一直想回頭看自己的青春是如何結束的。」經歷八九民運的唐曉白表示,那年冬天是個轉折點,有種很絕望的氣氛,很多人選擇出國、離開,她希望可以真誠呈現這部份,於是無法避開那個事件。「用藝術反映政治是很難的。」唐曉白說,她選擇以人物故事表現,「在電影中你看不到那個事件,可是它卻像幽靈一樣出現,很濛的。」

雖然被評為「中國最有政治勇氣的女導演」,唐曉白說她只是想拍個自己的戀愛故事,若她想要回顧青春終止的歷程,勢必不能繞過六四。「那時候同學正青春,經過一個運動,突然就老了。」

現在,唐曉白嫁到香港,香港的文化姿態撞擊了她的世界,唐曉白表示,過去中國單一的教育,讓他們只有單一思想。來到香港,她開始學著多元思考,感受許多不知道的故事。《完美生活》中移民的問題就是她受到的啟發。然而,「北京是我的家。」唐曉白表示,北京充滿歷史和各種故事,所以她決定還是回北京拍片。

小檔案

唐曉白,女,北京大學西洋語文學系、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央戲劇學院畢業。

2000年以《動詞變位》受到矚目。唐曉白是中國少數能在三大國際電影節上有重要作品參加的中國女導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