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市近郊球場不少,跟台商有直接關係的只有一座,是位於增城縣距市區約1個多小時車程的「荔湖球場」,就全由台商出資經營,其中的關鍵角色就是總經理傅平和(見下圖)。

五十開外的傅平和講話的口氣就跟名字一樣平和。他說自從2001年正式介入球場經營之後,這裡快成了台商天堂,在廣州的台商很喜歡來這裡打球,在這裡聽台語跟走到台北市區一樣自然。傅總說,這座球場的原始建商,只蓋了9個洞就建不去了,自己所屬的「順龍企業」順勢買下未完成的半成品,一直到2006年才完成現在27洞的規模。自己也從2001年介入之後,負責球場經營到現在,後來發現如果跟著球場和附近的競爭對手惡性削價,球場也會倒閉走入歷史。因此,他發行一種休閒會員卡,1張只要2千元人民幣,有效期間只有1年,不過果嶺費還要付一半的價錢。

介入球場之後,將整個球場的經營方式做完全調整,因為球場所在的廣州在不到10年的時間,一下子多蓋了快10座的球場,削價競爭的結果,價錢壓到不到2百塊人民幣就可以打一場球,一張會員證只要5萬元就可買得到,甚至更低,惡性競爭的結果,就有球場不堪虧損而倒閉。

發行休閒會員卡之後,因為只要花2千元可以享受到會員的福利,成了球友來打球的的動力。從2001年到現在,球場在收入上穩定成長,是附近球場中經營相對穩定的。

畢業自中原建築系的傅平和,在還沒有成為高球場的總經理之前,原從事的是房地產建築事業,在東莞期間也曾完成不少建案,不過前期投資不順,還被坑殺了不少錢。

他說成了球場經營者之後,土地開發就很少接觸,就算球場所買下的土地,足夠再蓋很多房子,也不利用球場的便利從事地產銷售,球場做的就是球場,反而是不同的地產商,就在河的對岸蓋起偌大的樓層,等於占了荔湖球的便利。

傅平和表示,大部分的台商喜歡在這裡打球,就是感受到濃濃的台灣味和那一股放鬆的感覺。而且球場的難度也夠,可以滿足不同實力的球友。而自己大約3個月回台灣一次,而太太還留在台北。對於留在廣東超過10年的傅平和,不用請司機,自己開車在廣東趴趴走的熟悉度來看,應該是十分融入當地環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