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大陸並不鼓勵新蓋高爾夫球場,不過不管是海角還是天涯,在大陸各地的新高爾夫球場卻如過江之鯽,數目不斷的往上升。有經營登記的已超過5百家以上,打球的人也愈來愈豪氣。據台商開設的荔湖高爾夫球場總經理傅平和表示,現在當地球友進場打球的比例,占球場收入比例逐年倍增。

就跟過去台灣經濟狀況好的時候一樣,打球兼賭球的人在球場內是十分常見的。通常都把現金帶到球場對賭,現在這種情況,大陸變得非常普遍而且金額比大比豪氣。傅平和說,看過當地球友載著40萬元人民幣擺在球車後面,準備跟球友對賭。當時曾善意規勸錢不露白,不過顯然對方並不買帳。

現在類似拿現金對賭的情況已比較少見,反而是開支票給錢變得十分平常。只是大陸並不允許使用個人支票,拿公司支票對賭付錢金額之高可以想見。傅平和說,廣州市區附近一小時車程內的球場競爭十分激烈,已接近10座球場的數目。

其中一座南華球場已宣布倒閉,如何吸引球友下場打球,都在考驗球場的經營者。因為大陸現今經濟高度發展,有能力打球在廣州地區非常的多,只要到下午時分,球場車道上擺的都是少見的頂級名車,有時還有更罕見的重型機車。而且南韓客大量減少、大陸客以倍數成長,台灣則大部分都是固定的老球友。

過去台灣景氣好的時候,在球場上比的是球桿、比的是手筆,現在這一套全在大陸看得見。有的時候,一群愛打球的人,一周起碼有四、五天全耗在球場上,而且年紀都不是很大的人,可見最近幾年發展,球友的結構已有很大的改變。對於台灣高爾夫的停滯不前,難免有著些許唏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