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子兵法《兵勢篇》:「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故善出奇者,無窮如天地,不竭如江海。奇正相生,如循環之無端,孰能窮之哉?」西方兵學大師毛奇和克勞塞維茲都強調軍隊作戰要「分進合擊」,才能克敵致勝。觀諸台美談判,以我國處於先天上不利的處境下,「奇正相生」、「分進合擊」應為我方「不得不」採行,也是「不可不採行」之戰略與戰術。

邇來在美國牛肉進口的談判協議上,政府幾乎棄甲曳兵,引發國人大肆撻伐,彷如簽訂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似的。其實,美國牛肉進口談判,只是整個台美談判系列的一部份,另外還有軍購談判、TIFA(「貿易及投資框架協議」,類似與中國大陸間的ECFA)談判,以及入境美國免簽證待遇等談判,事關國人的健康、國防、經貿、旅遊等各方面權益。國人除了關切美國牛肉進口的談判結果,也應該注意整個系列的談判結果。

另外,在整個系列談判的各個項目中,除了美國牛肉進口這項之外,其餘各項我國都是有求於人,幾乎沒有什麼可以平起平坐的籌碼。通常在談判策略上,比較有利的做法應是先就最沒有談判力量(bargaining power)的項目進行談判。例如,我國以軍購談判列為最優先項目,在該等項目上盡力爭取最有利條件,而將對方有求於我國的牛肉進口談判放在最後,作為運用之籌碼;許以在該項目中給予優惠,但應搶得先機,以確保在前述各項談判中取得最有利的成果。

換句話說,若在台美談判系列中,我國能先取得F16C/D戰機的增購、先順利簽訂TIFA並取得若干早期收穫項目、先獲得入境美國短期免簽證等有利之談判成果後,政府在開放美國牛肉進口上作若干讓步,對國人而言,會有截然不同的感受,至少不致有「喪權辱國」的反應。

我們相信,政府部門的談判代表們也應有前述之談判邏輯(否則就太不稱職了),也應曾經努力嘗試過(否則就太對不起國人了)。然而,美國方面也不是傻瓜,他們當然也希望將最不利的項目最優先討論。從眼前的事實看來,美國是大大地佔了上風,不但將牛肉進口談判列為優先議題,從而爭取到帶骨牛肉的輸入,甚至連牛內臟、腦、骨髓都取得開放進口,可以說是大獲全勝。

除非,在談判過程中是以「多議題談判」(multi-issue bargaining)方式進行,亦即將整個系列的各項目同時分組進行談判,在某些項目上美國作若干讓步,換取我國在牛肉進口上作重大讓步;這樣,我國在整個談判上才不致全盤皆輸。至於美國讓步的項目,若因涉及美、中、台三方之敏感議題(例如軍購),以致不能同時宣佈,則國人應可諒解;但真相如何,至此刻為止,仍然是個謎,有待日後揭曉。

因此,國人目前只好以最壞的打算,作最好的準備,用「奇正相生」、「分進合擊」的方式來因應美國牛肉進口的問題。台北市長郝龍斌首先發起拒食美國牛肉內臟聯盟、高雄市府要求肉品店必須設置「美國牛肉專區」、消基會大肆抨擊並且呼籲國人抵制美國牛肉,正是前述戰術的應用。

換言之,中央政府在缺少談判籌碼上,「以正合」可能潰不成軍,但是地方政府、甚至消保團體都可在各自權責範圍內「分進合擊」,對美國帶骨牛肉、內臟、腦、脊髓等高危險性部位,或者予以特殊限制、規範,或者教育民眾減少購買,或者呼籲民眾抵制購買,將美國牛肉進口談判失利所帶給國人的健康威脅,降低至無形,而達到「以奇勝」的戰果。

台美間若非採取前述「多議題談判」方式,而是逐項談判,則台灣會越來越沒有籌碼。未來美方容或在入境免簽證上略施小惠,但在TIFA談判上可能就「在商言商」,謀取其最大利益;至於軍購談判上更將獅子大開口,甚至可能以不想過度刺激中共為藉口,賣三流武器給我國,卻收取五星級天價。因此國安單位、經貿單位、各級政府、民間團體等,宜以「分進合擊」方式,固守全民利益。

國安單位更應事先規劃相關戰略及戰術,直接或間接讓各相關單位可以不著痕跡地因應配合,好讓對手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即或不能做到「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至少做到「善出奇者,無窮如天地,不竭如江海。奇正相生,如循環之無端,孰能窮之哉?」

除了目前的台美談判之外,未來無可避免的兩岸談判,其複雜度與困難度,恐怕不下於台美談判,甚至猶有過之。禮記中庸:「凡事豫則立,不豫則廢」,以台灣目前的國際處境而言,執政團隊應記取此次美國牛肉進口談判的經驗與教訓,對於未來的各種談判,謀定而後動。「奇正相生,分進合擊」,乃為以小事大者,所不得不然,甚且能立於不敗之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