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馬是我的一位原住民朋友,他永遠帶著爽朗笑容和開闊的心胸。

一次見面,他對我說,「我們原住民打獵時,獵槍一次只能裝一發子彈;要是這發子彈沒打中獵物,就必須再填彈匣和重新瞄準;獵物常常在此刻就逃之夭夭了。」

「其實要買連發子彈的獵槍,並不會多花多少錢,但我們原住民都有一種共識,就是我們絕不用連續發射的獵槍,為了讓山林裡的野生動物能延綿不絕、甚至生生不息」。

‧這就是主宰者的自覺與自律,握有生殺大權的人,若無法做到節制權力,則會產生「殺很大」的威力!

‧沒有被打中的獵物也必須瞭解;對方並非無權無能,而是網開一面,讓彼此留下最大的生存空間。

‧在領導時,我們有「得理不饒人嗎?」

在管理時,我們有「窮追猛打,不死不休嗎?」

‧在上者的手下留情,就是心胸寬大的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