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會祕書長蘇起上周強調:「我國正積極與美國、日本、大陸和歐盟、東南亞等國家進行各項談判,台灣即將進入談判的新時代!」與此同時,談判任務更形困難,後續效應更加複雜的兩岸政經談判即將陸續登場。

尤其,被視為馬英九競選總統時期所開的大支票:ECFA,以及攸關馬英九、胡錦濤歷史評價的「兩岸和平協議」談判進程,都將在二○一二年之前見真章,在在都將考驗馬政府的談判能力。

兩岸兩會在三次「江陳會談」雖簽署九項協議,實現三通,解決了兩岸經貿投資、陸客來台觀光等問題,但由於前三次會談的議題,大都是北京政策配合,馬政府實現競選承諾的型態,隨著談判議題的升級,台灣原本「多拿少給」的談判形勢恐將有所改變。

北京過去會為了對台工作大局,犧牲經貿利益,或給予台灣優惠的待遇與條件,但這些都只是階段性的策略,在國際經貿架構的規範,以及現實競爭的投資環境下,這類特殊的談判操作,終將回歸「硬碰硬」的實力原則,台灣若期待北京持續提供優惠措施,恐不切實際。

即將在年底啟動商談的ECFA,政府始終認為若運用「提前減讓關稅清單」,將有助於談判,但屆時大陸是否也提出相對清單的要求,台灣產業是否足以因應風暴,或政府對開放浪潮下受害的弱勢產業與勞工,是否都已做好因應準備,都將影響談判的成敗。

即使今後的兩岸和平協議談判,中方在兩岸都仍未上桌談判之際,即在運用台海和平形勢對美展開宣傳攻勢。解放軍更藉由兩岸和平對話,台海局勢相對穩定的發展,作為促使華府減少或停止對台軍售的論據;北京對台談判的操作模式,今後恐怕只會更趨多元與尖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