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馬英九接受訪問時說,就這一年多來運作的狀態來看,雙首長制仍然是可行的;還好,馬英九並未將施政不順的問題推給憲政體制,事實上,即使換成美式的總統制,馬英九的問題仍然依舊。

確實,和一般常識相反的,政治學者Richard E. Neustadt形容自己的經典之作、《總統的權力》一書的主題就是總統權力的脆弱性,因為人們對總統有著高度期望,但是總統卻不見得有能力符合這樣的期待,讓選民失望,似乎是每一任美國總統的宿命。

為何如此,這牽涉到總統權力的本質,就如許多憲法學者所言,Neustadt指出,美國權力分立體制運作的精神在於,行政、國會、司法三權之間,其實是共享權力的,既然分享,也必然受限制;杜魯門形容,總統的權力就是說服的權力,總統的地位和權威也許讓他有討價還價的勢,但其他分享權力的部門,例如國會,卻不一定要買總統的帳。

因此,總統還需要另外兩種輔助性的影響力,一是總統在華府政治社群的聲望,二是總統的民意支持度。

有趣的是,這個角度也可用來分析馬英九目前的處境。馬英九才上任一年多,民意支持度已在二、三成徘徊,但即使同樣面臨民意下降,馬英九的處境,相較於李登輝、甚至陳水扁,將更為凶險,因為,台北政壇深懼李登輝、陳水扁的威望及意志,他們民調下滑時,仍能掌控台北政壇,但是馬英九卻從來沒有建立這樣的威望,因此,他失去民意那一刻,可能也同時失去台北政壇的支持。

既然已失去影響力的光環,馬英九必須完全靠權力運作行事,但不要說他仍是雙首長制下的總統,要和行政院分享權力,在面對國會時,以這次美國牛肉進口爭議為例,卻連國會領袖都未事先知會,馬英九並未掌握「總統的權力乃說服的權力」這樣的原則,注定將來行使權力時將更是險阻重重。

並非所有的弱勢總統都無法起死回生。Neustadt舉了一個例子,那是一九四七年時,大家都不看好杜魯門連任、他形同跛鴨總統之際,竟然可在有孤立傾向的國會,通過援歐的馬歇爾計畫。

當時,每一個條件都不可或缺,杜魯門借用馬歇爾將軍的聲望、他讓共和黨國會領袖得到面子,還有,杜魯門的所有表態,必然跨黨派。

這並不容易,因此被視為奇蹟,而馬英九現在要振衰起蔽,就是需要這樣的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