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舉行的金馬獎影展,一部中國電影「南京!南京!」入圍,但沒得到重要獎項。導演陸川試圖從人性角度來描寫參與南京大屠殺的日本士兵內心。不過,多數日本人還是不願面對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三日發生的慘劇。據說,包括木村拓哉等一線藝人都拒絕演出。

多年前曾經參觀過南京大屠殺紀念館,紀念館本身的建築與館內的展覽令人震撼。而對今日台灣民眾而言,除非其長輩曾經在當時經歷過這場慘劇,把這段歷史經驗傳達給他們,否則就必須發揮同理心、透過史料記錄,才能真切地感受到那段殘酷的歷史。

七十多年前,在日本統治下的台灣人受限於官方宣傳,很難知道對岸的南京發生什麼事。不過,就在日中衝突一觸即發之際,一些忠貞的台灣「皇民」曾致力為他們新祖國與血緣母國之間「親善」而努力。辜顯榮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位。

辜顯榮在一九二五年就曾赴中國與段祺瑞、馮玉祥等人見面。一九三四年,辜顯榮當選日本貴族院議員後,在一九三四年底、三五年初以及一九三七年初又以這身分赴中國,見到了當時的行政院長汪精衛、外交部長張群、委員長蔣介石,還有孔祥熙等財閥,並與知日派的福建省主席陳儀談台閩經濟合作。

辜顯榮去中國的目的,就是要說服國民政府承認東三省被日佔領的事實,和日本合作對抗共產黨與蘇聯。同時也想對孔祥熙等財閥說之以利,強調中日合作的好處。尤其是一九三六年底西安事件發生,中國抗日情緒高漲,辜顯榮想在三七年初中國國民黨三中全會召開之際,說服蔣介石等走中日親善路線。

辜顯榮的努力有成效嗎?據曾擔任台灣總督府參事官的片山秀太郎說:「辜顯榮與中國朝野的要人懇談之後返日。當他還沒踏上日本的土地時,據說蔣介石即與日本的有吉公使、陸軍武官等人晤談。當時,蔣介石已經有數年與日本全權代表斷絕往來,幸好經過辜顯榮的斡旋,才能恢復友好關係」。

片山把功勞歸於辜或許有些誇大。當時日本對中國管道不只辜顯榮一人,而且他在中國的感受是「九一八事件以來,中華民國全心全意以對抗日本的勢力為目標」,國民要求統一的意念「如同黃河決堤,任何東西都無法阻擋。」而且,日本內閣對中國政策的影響力遠小於軍部。做為貴族院議員的辜顯榮,對整個中日關係大局的影響有限。

一九三七年訪問中國之後,辜顯榮健康惡化。七月盧溝橋事件發生後,帝國議會召開臨時會議。他趕赴東京與會,之後病情起起伏伏,十二月九日去世於東京。四天後,就是南京大屠殺發生的日子。

辜顯榮去世後,日本政界人士陸續發表追悼文。其中一篇寫著:「這一年來日本在中國的『聖戰』已經有了進展,兩國的攜手合作、東亞的平定,已經指日可待。目前已有的一些成果,我想這將可安慰辜翁地下之靈。」

這篇悼文的作者是松井石根,皇軍上海派遣軍司令官,也是率軍攻入南京的將領。戰後以一級戰犯之名被處死。不知道辜翁地下之靈,會如何看待松井石根的「成果」。

(作者為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