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場廣場狂歡式音樂節在中國各地此起彼落,光是10月在上海就有爵士上海音樂節、大寧音樂季、朱家角水鄉音樂節連續三檔音樂節慶。中國的原創音樂,突然一改小眾、黯淡的面目迎來大批的觀眾,為中國原創音樂的發展跨出新局。

去年的「中國搖滾」,讓上萬人聚集大寧國際廣場久久不願離去,崔健感慨「搖滾從地下走到大寧」;今年,大寧音樂季在上海國際藝術節再度展示「中國原創音樂力量」,並邀請許巍、鄭鈞等接續演出五場,且提供觀眾免費入場。

大寧音樂季主辦單位表示,「和10年前的異軍突起相比較,今天中國的原創音樂已經相當多元。我們希望為中國原創音樂提供一個面對大眾的舞台。」

本次演出內容充分反映本年度音樂季的多元面向:淡定的許巍,吶喊的鄭鈞,帶著泥土芬芳的蘇陽,才情風骨的曹方,其中「民謠詩人」鐘立風以口琴與結合蘇陽的嗩吶,為觀眾帶來不同的體驗及想像。

鄭鈞的開場和許巍的壓軸無疑最讓人期待。兩位中國原創音樂人,帶來截然不同的感受。擁有《回到拉薩》高亢和《灰姑娘》柔情的嗓音,擅長現場演唱的鄭鈞對氣氛的掌控已經爐火純青。許巍則走向詩人、內心化。從《在別處》到《愛如少年》,沒有刻意的憤怒和做作的悲憫,唱出一幅從年少到中年成熟的心路歷程。

廣場音樂節面向更多聽眾

廣場狂歡式音樂節源自西方,演唱爵士、搖滾、龐克、金屬、雷鬼等當代原創流行音樂。場地通常不受限制,在露天開唱,盡可能接納更多的歌迷。最近兩三年,中國的廣場音樂節創造出像迷笛音樂節、爵士上海音樂節、摩登天空音樂節等有一定影響力的品牌,更多相應形式的音樂節也隨之而起。

一個樂團在Live House演出面對上百位觀眾,但音樂節提供的舞台可能擁有成千上萬觀眾。對於觀眾而言,廣場音樂節提供相較於演唱會便宜許多的門票。例如今年的摩登音樂節4天200元,大寧音樂季則完全免費。

摩登天空總經理沈黎暉認為越來越多廣場狂歡式音樂節對於音樂市場來說是好事:「讓這些樂隊有更大的舞臺、更多的觀眾,而且樂團與觀眾的數量肯定會呈爆炸性增長。」

音樂不夠品質 狂歡不夠徹底

雖然原創音樂借助音樂節的形式擁有更廣闊的舞台,但是觀眾及演出者對於演出的型式以及演出內容的安排仍有更高的期待。去年爵士上海音樂節,台上的調子慵懶、隨性,台下的氛圍跼踀、緊張。樂迷反映:「觀眾被要求坐下來,不允許隨便站立。在有限的場地上,大面積的觀眾只好蜷縮的擠在潮濕的草地上,這種規定反而讓樂團浪費演出時間維持秩序。」音樂人孫孟晉感嘆:「一聽到音樂節三個字就頭大,有時是放大的草台班子,有時是地方的揮霍行為,即使有個別精采的節目,也被一股急功近利與互相攀比的浪潮淹沒。」

更何況,近起的音樂節內容混雜,孫孟晉說:「一台演出什麼風格都有,崔健、許巍等隨便拉幾個人就是一台演出,也不對音樂分門別類,有些根本就不搭調!」參加過幾次中國廣場音樂節即能發現,表演嘉賓就那麼幾位,如張懸一人,10月份就要參加在廈門、上海、杭州等地舉辦的4個音樂節。此外,崔健、鄭鈞、許巍、張楚、王若琳等都是熱門人選。能夠做現場表演的歌手本來就不多,每次都炒冷飯,音樂本身的吸引力漸漸小了。音樂節的發展雖為中國原創音樂帶來更大的舞台,但是演出內容及配套仍還有期待成長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