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共同體」近來是個熱鬧的話題,馬來西亞前總理馬哈迪早在1990年就提過這個構想,那時,冷戰體制尚未完全告終,也沒多少人認為這是具現實性的主張。冷戰之後雖然進入全球化時代,但東亞局勢也還沒全面解凍,始終有「新冷戰再起」的聲音,共同體當然搞不起來。現在,日本鳩山政權重新喊出了這個口號,背景當然是以金融風暴為代表的國際新變局。鳩山這次提東亞共同體,比起以前更有現實意義,和喊過同樣口號的小泉比起來,也更有誠意。亞太各國開始議論「東亞共同體」,不管距離目標實現有多遙遠,畢竟有助於亞洲意識的凝聚,總是好事一件。

影響東亞共同體命運的是中日美三大國,美國的目標很清楚,就是不會離開東亞,只會更活躍。倒是中國與日本的居心,引來了許多猜想。

有人把東亞共同體比作「大東亞共榮圈」,這當然極其幼稚。2009年的國際局勢與1940年相比,相差何其之大,中國早已不是那時積弱的中國,而當年多數東亞國家是列強的殖民地,如今不但獨立,還形成了多少能團結對外的東協。日本保守勢力是要讓日本變成「普通國家」,但不等於能搞、要搞「軍國主義復辟」。

至於中國打算扮演的角色,各方猜測更多。有一種習慣性的說法就是中國要謀求東亞霸主地位,所以要排美排日,說的委婉一點,就是中國企望「一個北京意志能夠遂行無阻的新亞洲秩序」,更有人說,中國是東協的老大,甚至「朝貢制」已經復活。這是事實嗎?很多人注意到中國對東亞共同體的態度未必那麼積極,理智、謹慎、冷淡等,都是被使用過的形容詞。中國的意圖到底是什麼?

中國的大戰略,簡單來說就是爭取這2、30年的戰略機遇期,以和平發展的方式成為世界大國。「和平發展」是不是口號,是不是詐術,可以從近年中國的外交實踐來看。不管是南海問題、邊界爭端,甚至是東海油氣田問題,「和平」與「協調」還是其一貫的軌跡。

中國的地緣政治環境和美國有很大的不同,它周邊有十多個陸上鄰國,有不少歷史恩怨情仇,如果偏離和平發展的主軸,如果圖謀在某個區域稱霸,只會引發周邊各國更大的猜忌與防備,不但容易惹火上身,還有可能星火燎原。到目前為止,中國領導層對這個局面還是很了解的。

中國要實現前述的大戰略,和美國展開全面協調是主要關鍵,不論從國際現實還是主觀願望來說,中國都不可能把美國排除在東亞之外。中美雙方當然有競爭、有衝突,但協調合作還是主流。關於東亞共同體的建設,中美雙方也不會沒有歧見,不過「開放」也可能會成為彼此的共同語言,把問題簡化成誰排除誰,說到底還是冷戰時代的舊觀念。

更進一步來說,中國的目標是要從地區性大國成為全球性大國,要在全球發揮影響力(發揮影響力也不等於稱霸),未必會固守在東亞,這也是觀察中國對東亞共同體態度的一個視角。

當然,中國在東亞不是沒碰到困難,前新加坡駐聯合國大使馬凱碩說,中國的亞洲鄰國戰略只能說是「不錯」,卻不夠「出色」,主因在於中國與鄰國的貿易關係雖然不斷發展,但卻沒能提昇「信任感」。馬凱碩說到了要害,中國面臨的挑戰還大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