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6月成立的行政院賦稅改革委員會(簡稱賦改會)即將於今年底結束,期間遇到內閣改組,致使議案的討論稍有延宕,最近正全力加緊趕工中。其實,在日前引起社會頗多爭議的能源稅案勉強通過後,賦改會剩下的主要改革議案只有兩個,一為資本利得的課稅(亦即證券交易所得課稅),另一則為EITC(Earned Income Tax Credit,即勤勞所得租稅補貼)的建制。前者是「加稅」,在目前的社會氛圍下,實施的阻力可以想見,政府要想的是突破困局的方法與決心;後者是「花錢」,而且打的是救助工作貧窮的口號,反對的人應該不會太多,政府要做的是如何規畫出一可行而有效的制度。綜觀賦改會一年多來的表現,社會普遍的評價似乎並不太高,僅剩的這兩案未來發展如何,不但關係著賦改會的成敗,更是賦改會扭轉聲譽的最後機會了。

EITC係馬總統的選舉政見,也是我國社會福利與所得稅制度相互結合的創新性改革,無怪乎賦改會將其列為重頭戲。EITC的精神乃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Friedman所提倡的「負所得稅」,亦即利用所得稅的課稅資料與稽徵人力,來減輕傳統社會救助措施需另外做資產調查的缺失,提高政府資源的使用效率。同時,將邊際稅率的定義,從「隨所得的增加,個人因而多繳給政府的稅額」,擴大延伸為「隨所得的增加,政府因而少支付給個人的補助」。依照這個概念來檢視傳統社會福利的制度,大多數救助措施的「邊際稅率」不但是正的,甚且還有超過100%者。這種不當的制度設計,對受補助者提高所得的工作誘因是一項嚴重的打擊,造成過度依賴救助的怠惰心理,從而增加政府社會福利的財政負擔。EITC的實施就是為了緩和與改善這個問題,將受補助者的「邊際稅率」合理降低,甚至降為負的,個人所得越高,政府補助越多,以激勵個人參與就業與提高工作誘因,終而達到鼓勵自立更生的目的。

一個新制度的設立,涉及的準備工作繁多,不但制度內涵應考量周延,避免缺失漏洞,提高其實施效益,更須顧及執行的行政成本與人力安排,增加其可行性。在賦改會尚未完成EITC之改革規畫前,行政院於去年10月先行推出了「工作所得補助方案」,此案實施的目的主要固以減輕薪資所得者受通貨膨脹影響所造成的生活衝擊,但其係以有工作所得的弱勢者為補助的對象,此與EITC的精神相類似,可視為是政府正式推出EITC之前的試驗計畫。這個方案目前已進行至第二階段,為避免需要幫助的經濟弱勢者因不知道利用此一措施而平白喪失接受救助的機會,內政部乃先行利用相關的財稅資料,篩選出初步符合資格的家戶名單,送交基層行政機關,主動通知其申請辦理。這點與傳統社會福利措施的做法有很大的不同,雖然剛開始時由於初選名單發現有些「假貧者」混雜其中,引起社會普遍的質疑與批評,但經修正篩選條件與方法後,情況已大幅改善,未來正式實施EITC,這個特色仍然應該繼續保留。賦改會如能確實做好EITC的建制工作,將可大幅提升現行社會安全網對「近貧」或「工作貧窮」的照顧效果,此對我國租稅制度與社福體系二者而言不啻是劃時代的改革。

至於證券交易所得的課稅,在台灣幾乎是人人聞之色變;政府官員固不敢輕易碰觸此一敏感話題,社會大眾更是身處「十年怕草繩」的驚恐夢魘。惟此一課稅漏洞的問題不徹底解決,我國稅制的公平性永遠無法改進。近10餘年來,由於我國經濟發展的型態轉變,雖然每年經濟都有成長,但成長的果實反映成要素所得分配的結構卻逐漸失衡,勞力所得份額相對於資本所得份額呈現明顯弱勢。經常性收入與實質薪資的低成長甚或負成長,已經變成社會民眾習以為常的事實,經濟成長不但未必帶給民眾增加就業的保障,亦未必帶給民眾提高所得的期待。尤有甚者,由於現行所得稅制,個人所得的稅負百分之75左右集中在薪資所得身上,此充分反映出資本所得承擔的稅負相對過輕的不公現象。這種課稅設計的不良,不但嚴重破壞我國稅制的公平性,更加劇了經濟成長下社會所得分配惡化的後果。政府左手花錢,嘗試用各種社福措施來救助貧窮,但同時卻右手減稅,讓有錢人占多數的資本利得享受免稅的特權,這種扭曲偏頗的做法,不但讓社會貧富差距擴大的問題無法有效改善,更導致政府財政赤字的壓力居高不下。賦改會如能經由審慎的分析而大膽提出符合國情所需的證所稅改革,對我國稅制公平性的提升將有歷史性的貢獻。

賦改會任務即將告一段落,成立以來,固然歷經過無數的風風雨雨,但如何做一完美的結束毋寧是當今最迫切的事情。「功成身退」或「功虧一簣」,就決定在此最後二項改革方案之上,為證明是玩真的,我們衷心期盼賦改會能把握這個最後機會,好好地表現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