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體育活動從來不是單純的賽場競技,圍繞著球員表現的,是複雜糾結的官員升遷、地方榮耀、人員利益,以及各類陰晦的黑函與醜聞。在此情況下,中國雖能以傾國之力從國內外賽事上奪下一面面閃亮的金牌,卻無益於提升全民體育素質。今天的中國,想從體育大國走向體育強國,顯然還有一段長路要走。

為期約兩周的第十一屆中國全國運動會(簡稱全運會)剛於10月28日在山東省濟南市閉幕。由於有北京奧運會開幕式的珠玉在前,這次全運會的開幕式也經過精心的規劃,尤其是台灣實力派女歌手蔡琴在舞台上獻唱宋代女詞人李清照的一曲「如夢令」,更被許多觀眾評為是當天開幕式最精采的演出。

然而,撇開開幕式精采的表演,把眼光擺在運動場上的主角─運動員的表現上時,仍是和過去幾屆的全運會一樣,不斷發生各種違背體育精神、規則,以及挑戰觀眾耐心的烏龍與醜聞事件。

這次中國全運會最大的醜聞,除了3起「禁藥疑雲」之外,還有跳水教練爆料「金牌內定」的說法,引發輿論譁然,甚至讓國家體育總局官員在反駁時,氣急敗壞的不斷連連「爆粗口」。在此情況下,就不必深談還有球員打假球、「默契球」的做法,以及在長跑競賽時,主辦方山東選手公然用絆腳方式阻止對手的做法。

其實,類似這種醜聞,在歷屆的全運會中向來就沒有缺席過。妙的是,相關官員總在事後說要追究檢討,但總是雷聲大、雨點小,最後不了了之。而在中國已成為體育大國的今天,在賽事上獲獎無數,但其「體德」卻未見提升,根源在於中國的體育制度上存在著若干根本問題。

包括中國大陸境內的體壇人士都評論說,儘管中國已對外開放30年,但是體壇制度卻還是「前蘇聯式」的,一省乃至國家可以全力打造選手奪牌,但在「錦標主義」作祟下,卻也讓賽事結果成為影響官員升遷的要素。

例如,各省市代表團在參加全運會之前,省政府就向省體育局下達指令,如果不能完成奪取×面金牌的任務,體育局官員將因「工作不力」受到處罰。因此全運會成績成為考核各省市體育官員工作績效的重要指標,攸關官員升遷,以及部門與體育項目在賽後的經費支持。

所以為了取得最佳成績,各地代表團必須在賽場上展開全方位的競爭,甚至不惜不擇手段奪牌。主辦方如此,外省市隊伍也見怪不怪,反正全運會是各省市輪流做莊,遲早都會輪到自己。

此外,功利主義的盛行,也是全運會鬧劇層出不窮的原因。為了奪牌,許多省市競相開出6位數人民幣的高額獎金鼓勵選手,甚至在獎金之外還會送車送房。不過,一旦獎牌飛了,官員升遷無望,教練與選手也就難免懲處。

例如,2005年第十屆全運會,廣東隊首次沒打進男子足球8強,結果廣東省足協和球隊一起被「下放」到廣州市郊的竹料鎮「苦練」。本屆廣東隊成功殺入男足前4強後,如釋重負的選手們說自己「臥薪嚐膽了4年」。

在這種複雜糾葛,人為因素壓倒體育求真求好的環境下,大陸體壇賽事才會不斷出現許多光怪陸離的現象,全運會也因此被中國民眾戲稱為是「藥運會」、「黑運會」、「權運會」、「錢運會」。以本屆全運會為例,許多去年在北京奧運會上奪牌的優秀選手,這次在山東全運會上卻幾乎全軍覆沒,即可作為最好說明。

巧的是,本屆全運會舉辦前夕,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才發表談話,表示要推進中國由體育大國向體育強國邁進。然而,中國體壇亂象與體制問題如不徹底根治,中國即使能奪得多數賽事獎牌,但始終難以成為一個名實相符、受人尊重的真正體育強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