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院主管遠東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坎貝爾將於三日赴緬甸訪問,乍看似乎頗突兀,向來把緬軍政府視為眼中釘的美國怎麼突然會有此舉?

其實這就是美式外交,表面是一套,實際又是一套,為了裝扮西方民主價值的代言人,不免正氣凜然;但為了本國利益,私下卻又不斷妥協。緬甸這個獨裁政權不斷受到美英率領下的西方制裁,表面上以美國為大敵,但為了本身利益私下也在接受美國。因為它要突破孤立,要得到經濟利益,便非妥協不可。

這其間與美國的對中國政策不無關係,美式外交近半年來對中國不斷改善關係,但卻從不放棄圍堵中國崛起的政策,為什麼要拉攏印度?為什麼要重回東南亞?為什麼美日美韓軍盟不斷加強?這些關係即使都讓美國付出些代價,但它認為犧牲是值得的。同樣,緬甸也是拉攏的對象,因緬甸與中國的關係太近了。但美國評估,自己可以見縫插針,所以暗中早已對緬甸做關係了。

美國駐緬甸的新大使館是所有駐緬使館中最大的,佔地百畝。由緬甸警察及美軍陸戰隊共同駐衛,院內大小碟形天線林立,鄰街是仰光外語大學與仰光大學,非常有利於使館與學生接觸連繫。緬甸舊屬英國殖民地,英語較普遍,而美元是緬甸除緬幣之外的第二流通幣,人民幣只能列第三,因此緬人與美國人接觸沒有隔閡。

緬甸與北韓不同,北韓的孤立使自己非靠中國不可,緬甸雖然在政治上、經濟上也在依靠中國,但它出路很多。不但已加入東南亞國協,而且除中國外,受到日本、印度等大國爭取,因為它有資源又有戰略價值。當實兌港由中國建設,當中國油氣管要經緬甸時,印度能不恐慌?當中國投資逐漸增加時,日本能不心慌?須知印度最怕中國在印度洋的珍珠鏈策略,日本過去一直是緬甸最大的投資國,緬甸能對印日接近,為什麼不能與更重要的美國接近?

八月間美國聯邦參議員韋伯訪緬,與緬最高領袖丹瑞會面,其實是美緬關係暗中佈置已水到渠成。十月廿一日坎貝爾外委會作證時表示美國近期將派一個代表赴緬,而國務院匿名官員立即說坎貝爾可能親自去,如果緬政府允許他與反對派翁山蘇姬會晤。其實這些表面文章很無聊,實際上早已談妥坎貝爾訪緬並與翁山蘇姬會面之事,而與翁山會面也不過是一種為「爭取民主」的幌子而已。

美國曾抱怨東協國家接觸緬甸,現在自己卻往前衝,美緬關係不久當有更進一步發展,不妨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