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溫室般的學院生活,回鄉下幫忙農事,接著補習,工作,以為自己就此與文學越來越遠。然而生活裡持續發生的,各種與文學不相干的小事,一步步將我推近寫作本質,像漩渦狀的星空,而我不得不,藉由文字將它記錄下來。

謝謝評審,謝謝爸媽,謝謝土地上的耕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