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汐止的環河街上,一邊是河,一邊是很多不知名的小工廠,但其實一家股價高達60元以上的企業已經座落在那一帶很久,大多數台灣人卻是透過大陸電池企業比亞迪,才認識了這家台灣本土企業。它就是胡連,亞洲區最重要的汽車端子及連接器生產企業。

胡連是一家在汽機車端子及連接器領域著力許久的企業,從亞熱帶的台灣到熱帶沙漠,甚至到寒冷的大陸東北地區,當地在跑的汽車都有胡連的連接器。

今年以來,因為與比亞迪的合作,以及巴菲特投資比亞迪的加持,胡連股價跟著水漲船高,漲幅高過2倍。

胡連執行副總經理張子俊表示,公司與比亞迪多年前便曾在一些車展上有過接觸,但因為當時比亞迪還是用秦川車廠的品牌,不只知名度低,產能也不高,當時並未有太多的訂單。

由於比亞迪肩負著大陸電動車發展的重責大任,加上巴菲特的名氣,因此自然要做中高階的車款,並且需要品質在中等以上,但價格在中下的零配件,而國際大廠難以滿足比亞迪的需求,出貨時間也沒辦法太快,因此,比亞迪勢必要找價低質優、交期短、服務好的台資企業,也就是胡連。

最實在的中國收成股

張子俊表示,胡連成立後的20多年,主要以國內及東南亞市場為主,但1997年後外銷市場快速增長,因此比重逐漸提高,至去年底,內銷比重降至27%,亞洲區占了65%,其中有35%是來自大陸地區的貢獻。

上半年因為金融海嘯的影響,訂單沒有回溫,還好有大陸的汽車下鄉政策挹注,公司第一季的營收中,大陸的比重提高至75%,儘管現在全球車市復甦8成,但由於比亞迪訂單為營收增加了15-20%貢獻,因此來自大陸地區營收仍然高達50%以上。

站穩大陸 放眼全球

十年前大陸開放初期,胡連就已經看好大陸市場。張子俊表示,因為「市場只要一開放就不會走回頭路」,而且「汽車需求跟著GDP成長」,所以吃下比亞迪的訂單,對胡連來說,是這些年耕耘的收成果實。

胡連要藉由大陸市場,發揮本身的專長,設計更多新產品,同時也利用與大陸汽車廠的合作案,當作展現公司技術的舞台,「如果比亞迪能成為像韓國現代一樣的車廠,在全球有5%~10%的市占,那麼胡連在全球的市占將超過這個數字」。提高知名度後,胡連最終的發展目標不只是大陸,而是全球汽機車市場。

擁有檢測的Knowhow

至於胡連為何可以在亞洲地區稱霸?最重要的是因為胡連有自行檢測產品安全性的能力。

張子俊說,以往胡連產品在台灣銷售,沒有出過甚麼問題,而且台灣國土面積小,汽車一般不會連續運轉1-2天;但是當有一天產品銷售到緯度較高的寒帶或沙漠,溫差極大且幅員廣闊時,便出現了很大的問題。

於是胡連過去10年來,一直在建構產品檢驗的能力,為的就是要能夠經過驗證,符合所有車廠在各種狀況的要求,以保障產品的穩定性及使用者的安全。

目前,胡連在台灣及大陸各有一間檢驗實驗室,而且是全大陸唯一符合國家標準的實驗室。

張子俊說,每個車廠都有超過百種的驗證項目,但只給予零組件廠商需要通過何種數據的指示,卻不知道檢驗的過程,及所需注意的要點。

於是胡連在多年的試誤法下,自行找尋儀器設備廠,客製化訂作符合大廠要求的儀器,2007年時總算在某家車廠的協助之下,完成了實驗室的建構,以及檢測標準作業程序,而這也就成為胡連最重要的Knowhow,以及其他企業難以取代的特色。

陸企短期難攻入大車廠供應鏈

零組件廠通常供應多家車廠之所需,因此通常只要被一家高知名度的車廠接受,其他的車廠也幾乎都會接受。目前除了比亞迪,胡連也被上海大眾、DELPHI、FORD等大廠認可。

對於大陸企業模仿能力高,能生產山寨車,未來是否也會替代台資企業,打入國際大廠的供應鏈?

張子俊表示,汽車行業需要專業整合、集團運作,即使會做其中的零件也不一定能切入整車廠供應鏈。因為「汽車生產是個複雜且龐大的管理系統」,比生產手機或是LCD螢幕的複雜度還要高,供應鏈成員都需要經過層層認證關卡,而且要求非常細膩,進入門檻非常高。就比方說準時交貨這點,若遲交是依照「秒」來扣錢,而非「天」。

他認為台資企業努力非常多年才有今日的成果,陸資企業必須要在管理方面加強,才有機會追得上,而管理並非很容易抄襲得來,因此他對此並不感到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