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在2008年剛頒佈實施《勞動合同法》的時候,珠三角地區發生了不少的勞資糾紛,職工集體罷工、結合外部所謂的勞工維權律師向公司求償的案件,時有所聞。隨著去年金融風暴的影響,許多廠商都不敵景氣影響而撤離,沒有工作的民工也就四散回鄉或往內陸發展。加上《勞動合同法》也已經實施將近二年,公司的人事行政也對法令有一定程度的瞭解,公司與職工之間也磨合出其中微妙的平衡,在華南地區的勞資糾紛雖然仍然不少,不過大規模的罷工已較不常見。

華南職工較看重錢

在中國大陸的勞資糾紛,各地的類型也會不太相同,像華南、華東與華北地區的常見類型就不盡相同。在華南地區就較常見職工為了加班費、工傷而起的糾紛;在華東地區像上海地區就常見有女職工要求超過法令規定的孕假,這跟各地區的職業型態不同有關。

前陣子東莞台商及台幹被殺,也是離不開勞資糾紛的原因。

回顧過去一年多來《勞動合同法》實施的後續效應,至今仍讓台商十分擔心的問題,就是有關於工傷的處理問題。雖然目前大部份的公司都有為職工繳納工傷的保險費用,但是在發生工傷事故的時候,單靠社會保險所給付的補償費用,職工往往會認為並不足夠,自然就會與公司發生矛盾。

社會保險費的繳納基數偏低

尤其在東莞地區公司僅為職工繳納法規所要求的最低社會保險費繳費基數,而不是按照職工個人的薪資數作為基數來繳納。

這當中就有許多的原因,當然公司有可能為了節省人力成本而以較低的基數作申報,但也不乏公司願意足額繳納,卻因各種原因而未必能全額繳納。公司職工可能因為不願意多負擔個人應繳部份而不希望公司足額繳納。主管機關也可能怕麻煩或希望預留成長空間而不願意公司按職工的工資總額來做申報,但是當發生工傷案件後,職工就會覺得當初公司未全額繳納工傷費用而導致賠償費用較低,就會有糾紛發生。

偽造入職證件致無法求償

如今,人事主管在職工入職時,都會特別注意其身份證件的查驗。因為有許多民工是持別人證件入廠工作,由於所持的身份證明與全職的職工本人並不是同一人,所以即使公司為職工合法繳納工傷保險金,但是在發生事故的時候,被保人與職工並不是同一人,自然就無法請領保險的賠償金。

這是在華南地區發生的真實案例,某職工以哥哥的身份證件入職並做了登記,身份證件上的照片也看不到異狀,職工也就開始在公司上班。

直到某天,這名職工突然在宿舍暴斃,才發現他所持的是他人的證件,當然就不能請領工傷保險金的賠償金,職工家屬卻不能諒解而要求公司要負責。

對於公司來說,基於人道立場也已經賠償死亡職工,但是從管理面分析,並不容易對職工的真實身份進行查證,也就難以根本解決這類型的問題。

為賠償金而自殘

工傷案件另一個難處理的問題在於,受傷的職工當然希望在領到工傷的社會保險金以外,可以獲得公司的慰問金。

大部份的台商老闆對於工傷的職工在合理的要求範圍內,也多會願意再多給一些賠償金或慰問金。畢竟對於工傷較嚴重的職工,可能已失去部份的工作能力,社保所支付的賠償金未必足夠,所以公司就會額外提供一筆費用,希望能幫助受傷的職工。

可惜公司的美意有時候卻變成其他職工自殘來換取賠償金。

同樣是發生在華南地區的真實案例,就因為公司對工傷致殘的職工給了一筆可觀的慰問金,其他的職工竟然就有樣學樣,用同一台機器切斷自己的指頭。因為對職工來說,工傷的賠償金加上慰問金,可能就足夠回鄉退休或是休息好幾年不工作了。

大部份公司為了因應勞動法令的新規定,避免發生不必要的勞資糾紛,其實在過去二年來已經做了一定的人事調整,如建立一套符合勞動法令的文書系統等等。

不過,工傷仍然是勞資爭議中比較難解決的問題,尤其在台商發生被殺案件後,未來工傷的賠償應如何處理,多給付慰問金不僅僅是金錢考量,也擔心會讓日後其他員工有樣學樣,對台商來說,確實是兩難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