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解讀近來山西、內蒙等地在煤炭產業整合上出現國進民退現象。北京大學經濟學院院長劉偉就此現象發表評論,認為中國經濟在產業結構與產業組織出現改變,致使部分國企壟斷資源,逐漸壓縮民企的發展空間。

近來,部分鋼鐵企業整合以及山西、內蒙古等地煤炭產業整合過程中出現的「國進民退」現象引起較多關注。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改革的進程中,怎樣一方面使得市場成為配置資源的基礎力量,同時又能夠保證政府能夠有效處理市場失衡、失靈問題,化解影響國民經濟長期矛盾?一是,國有企業的發展不能從根本上否定市場作為配置資源的基礎性力量,不能用國有企業替代市場力量。二是以市場配置資源為前提,國有企業是政府在總體上引導國民經濟的微觀基礎。我們要在這兩個原則下考慮國企的戰略轉移和有進有退。

在前一段所謂「國退民進」之後,國企的比重雖然下降,但從結構上看控制力量加強了。原因是結構上發生了兩個大的變化。一是從產業結構和國有企業分布情況來看,真正關係到國家經濟命脈的領域,基本上還是國有制占據優勢。二是從產業組織結構來看,國企逐漸央企化,地方國有企業越來越少,而央企越來越大型化,具有壟斷實力。

第二個方面是,民進國退、國退民進,關鍵在於如何退,在於市場規則究竟是怎樣的。二是民營企業也應有進退的自由。民營企業作為市場經濟條件下的投資主體,應該和國有企業擁有平等的權利。三是國有企業怎麼退。

去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以及中國的救市方案出台之後,圍繞資源過分集中於基礎建設領域以及國企、民營企業發展困難較多等問題爭論也較多。這些討論包含兩個不同層面的問題。一個問題是投資領域的分布,另一問題是投資在體制上的組織方式,這次主要給了國企,特別是中央企業,中小民營企業獲得的機會並不多,是不是有歧視?

關於第一個問題,這次擴大需求的確過分集中基礎建設,問題在於,與民眾的日常消費直接相關、與保民生相關聯的擴張相對不足。第二個層面的問題,重大基礎設施建設基本上通過國有企業來實施,民營企業參與較少,這也有其客觀性。一個原因是剛才說的體制原因,另一原因是,基礎設施建設方面,非國有經濟在一些領域還是有准入壁壘,即「玻璃牆」。

所以,現在的問題包括,財政政策怎麼更好體現中性原則,使得所有的納稅人都能夠公平地享受到財稅政策的服務,怎麼在特別社會保障等方面支持民營企業。其次,目前的貨幣政策下,銀行比較寬裕的流動性如何更好地真正地傳遞到實體經濟。現在大家之所以如此關注創業板,其實就是表達一種改善非國有經濟的融資條件和制度環境的願望。所以,怎樣真正讓民企有平等的國民待遇解決市場准入問題,是極為重要的。

(摘錄自《21世紀經濟報導》2009-11-02。作者劉偉為北京大學經濟學院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