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南京!》四月於大陸上映,票房隨即破億,導演陸川也躋升為億萬商業導演。陸川的電影處女作《尋槍》為他開啟世界知名度,而後的《可可西里》更上層樓,國際獲獎連連,包含2004年金馬獎最佳影片獎。這位中國第六代導演,花了四年的時間完成《南京!南京!》。他最大的心願,便是透過他的作品,讓全世界都看得到這段歷史。《南京!南京!》這周於台灣上映。

陸川的新作《南京!南京!》在中國大陸上映後,隨著票房的增長,議論也鋪天蓋地而來,不僅僅因為這是一部沈重的黑白電影,也是因為這是首次從日本人的角度看南京大屠殺的中國電影,影片中將日本士兵角川描述為良知尚存的人,對中國觀眾來說爭議性甚大,評價不一,有人甚至質疑日本軍人才是主角。

尋找重新看待歷史的方法

電影上映前,陸川便曾表示,他心中的南京大屠殺應該有兩條線,分別屬於中國人和日本人,因為歷史是一張紙的兩面,缺了任何一面都不再是一個完整的事件。遍覽史料的陸川,對於日本軍人的心境最為好奇,大量收尋二戰期間日本軍人相關的日記和影視作品,「日本視角」或許是初衷,但拍到一半,陸川也發覺到他被引導了:「我突然意識到我已經不是在拍南京大屠殺了,而是在拍如何認識戰爭本性的事,我們有可能超越國界族群,觸摸到一種普世的東西。」

然而,這樣的觀點,讓陸川承受了「文化漢奸」的批評,即使如此,他仍毫無動搖。陸川表示,站在他的立場,他會發問「我們是否擁有真實的歷史?」而他認為,尋找一個重新看待歷史的方法,是一個獨立的藝術家的責任,藉著電影,他有權利說出他對歷史的看法,並以此和世界溝通。

陸川的歷史角度便是,「在電影中,我要大家看到戰爭雙方的臉,也就是戰爭中的人性。」電影中有一段日本儀式性地敲鼓的片段,陸川自認為很震撼、有價值,他說,「戰爭的本質說到底是精神折磨,它是一種文化在你的廢墟上舞蹈。拍攝當天,看完他們敲鼓後,我們都感覺悚然。」陸川於是提出反思,「邱吉爾曾說,即使是正義的戰爭,多走一步也是邪惡。」他認為,在戰場那種情境上,人會變成冰冷的機器,也不得不如此。所以,他特別突出了過去抗日戰爭中形象被單一化的日本軍人,給他們血肉,也讓觀眾有反思的機會。

明年可望至日本公映

陸川也積極地安排日本留學生觀看《南京!南京!》,並交流意見,甚至,希望這部電影能在日本放映、直接面對日本觀眾。年底,《南京!南京!》將在日本的小型影展和當地觀眾首次見面,明年3月可望在日本公開放映。

《南京!南京!》今年在各大影展受到矚目,也引起討論,陸川表示,比起得獎,他更在乎自己拍的電影,是否能夠讓更多人看到,這也是他對自己電影能超越民族主義,達到普世的、藝術價值的期望。他心中的偶像是黑澤明,期望有一天,自己的作品能和他一樣傳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