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國人民大學校長紀寶成說:「中國最大的博士群體並不在高校,而是在官場」。他指出相關行政管理者不懂學術規律,用行政手法對待學術問題,方式簡單粗暴。

雖然,坊間對於「中國是世界第一博士大國」和「中國科研能力(論文數量)世界第五」的批判之聲尚未消弭,但學院派專家乃至大學校長們能在場合之下公開批判「論文大國、學術小國」者,卻少之有少。單單這一點,紀寶成的演講就應該獲得掌聲。

紀校長的的斷語不僅直接點出了時下「行政」與「學術」的不正當關係,更是找到了大學行政化的種種弊端。「官場博士群」的存在,至少存在三大隱憂。

其一、學術腐敗嚴重,學歷淪為工具,知識份子向行政官員爬蟲化。官員博士很少能成為為學術而生的清貧之仕,相反,往往只會將學歷看作是自己事業前途的一個棋子、一個工具。

除了官員,官員的導師-大學教授也定會在與官場打交道的過程中,逐漸失去其獨立性和批判性。很可能,他們逐漸會成為依附於行政體制的御用文人和利益分贓者,不再關注民生疾苦與勞苦大眾,而是閉著眼睛、俯下身子,逐漸爬蟲化。

其二、官場一味追求高學歷,造假之風、形式主義蔓延。在政府資訊公開,政府執政透明度越來越大的時代背景之下,低學歷官員很可能會招來許多非議。而高學歷自然也可以為自己的升遷增加合理性。如此一來,官員們除了能比比誰拿的煙好之外,當然還要比一比誰的學歷高,官場就會逐漸形成一股高學歷的追逐風。但是,學歷不是人人可以拿的,學問不是人人可以做的,於是,剽竊之風、仿效之風,甚至是「複製粘貼」之風將會在官場蔓延。無疑,這會助長個別行政機關的形式主義。

其三、學術不彰,社會失去發展動力。梁啟超先生曾講,「學也者,觀察事物而發明其真理者也;術也者,取所發明之真理而致諸用者也」。為「學」之體若不獨立,為「術」之用將無從所展。在國際科技力量激烈競爭的大勢下,我國科技難免受制於人、授人以柄。這一點,之於以上兩點,將是後果最為嚴重的。

「官場博士群」的存在,會造成弊端叢生,之於高等教育、學術發展、官場跟風,甚至是提振科技水平,都是百害而無一利。此情形之下,高等教育體制打破行政化的改革勢在必行,大學實現教授自治化的朝向必須確定。唯有如此,學術才可能有復興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