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中常委選舉因為賄選疑雲密布,導致全面補選。這一破天荒決定的背後,可以窺見新任主席馬英九大刀闊斧發動黨內改革的意志。

然則,事件發展至今,國民黨所提出的所謂「改造」,卻僅只於修改《政黨法》,讓黨內選舉適用於《選罷法》,黨職賄選得課以刑責。黨的改造竟只能寄託於泛泛的道德訴求和死硬的法律條文,這無疑彰顯了國民黨整體上理想的空疏和論述的薄弱。

其實,中國共產黨和國民黨一樣,都面臨黨內改革的嚴苛問題。今年9月中共第17屆4中全會通過一份名為《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黨的建設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的重要文件。文件中嚴詞批判「有些領導幹部宗旨意識淡薄,脫離群眾、脫離實際,不講原則、不負責任,言行不一、弄虛作假,鋪張浪費、奢靡享樂,個人主義突出,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嚴重……」,乃至強調黨的執政地位,「不是一成不變的」,「過去擁有不等於現在擁有,現在擁有不等於永遠擁有」。這樣的自我檢討和憂患意識,若是用在國民黨的當今處境,應該也不為過。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14屆4中全會用了相當大的篇幅討論「黨內民主」的問題,強調「黨內民主是黨的生命」,還更具體地提到,要「以落實黨員知情權、參與權、選舉權、監督權為重點,進一步提高黨員對黨內事務的參與度,充分發揮黨員在黨內生活中的主體作用。」

中共最近有關「黨建」的文件,「黨內民主」的訴求的確占據越來越高的份量,實質上會如何發展,值得台灣方面密切關注。長期以來,有關兩岸的制度比較,我們習慣性以「民主」做為區隔,於是台灣的優勢不證自明。但是,最近國民黨核心會議時常出現磨刀霍霍的聲音,像羅淑蕾這類「不聽話」的不分區立委,難免被送到黨機器的肉砧上凌遲,黨內「一言堂」的趨勢日愈強化。相較於中共14屆4中全會「大興批評和自我批評之風」的主張,強調「堅決反對上下級和幹部之間逢迎討好、相互吹捧……領導班子要開展嚴肅認真的批評和自我批評,做到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聞者足戒,有則改之、無則加勉。」這些文字,其實也很適合做為馬英九政黨改造的參考。

馬英九以「清廉」做為黨內改革的主軸,這是刻意對照於陳水扁時代民進黨政權的貪腐。但是,要論及黨的建設,清廉只是最基本的道德訴求,對於政黨的組織架構、思想學習、理論實踐、人才培育以及群眾關係等方面並不見得有提升的作用。若是馬英九心中的對照組不限於民進黨,還能兼及大陸的共產黨,那麼,中共14中全會「反腐倡廉」之外所觸及的種種黨建問題,恐怕有不少值得參考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