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邁入老年化社會已第10年,中國全國老齡委辦公室統計,中國正開始進入人口老齡化快速發展其,60歲老年人口由每年增加311萬人,躍升到近3年每年增加1千萬萬人,目前已達1.69億人;加上中國人口預期壽命不斷延長,全球百歲以上者中國就佔12%,達40592人。

美國著名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也在今年最新發佈的報告指出,中國人口高齡化正威脅其社會穩定和經濟成長,再過20年,中國老年人就達總人口的24%,超過美國成世界第一,40年,中國60歲以上老年層將達4.38億人。

報告中指出,未來數十年內將有數千萬中國人步入老年,但是,這些人既無養老金,又缺乏足夠的家庭支持,人口的老年化將使中國步入一個經濟成長趨緩、社會壓力上升的新時代,並給年輕一代帶來更多壓力。

中國經濟如騰飛般成長,在快速茁壯的步伐中,老年問題及可能牽動的後續效應目前並不引人矚目,但在高齡人口快速增長下,中國的「老年層」其實正處於一個亟待被定位的歷史交叉路口上。

政策和養老產業往公益化、商業化或混合模式?決定的不僅是1.7億銀髮族的處境,和連帶3兆人民幣以上規模的產業前景,也決定中國未來30年國力的盛衰。

因高齡化社會將會形成截然不同的生活形態,也帶動民生經濟和醫療福利的轉變,例如中國鄰近的日本是世界上高齡程度最高的國家,但從60年代起便建立老人津貼制度,老人在金錢無虞後,銀髮族保險、醫療、旅遊甚至運動業隨之起飛,並帶動日本90年代後每年超過20兆日幣的銀髮商機。

台灣從2005年通過老人年金暫行條例並逐漸後,06年銀髮商機破1.5兆台幣,預估2025年將達到3.57兆,在社會福利架構下為保障基本生活條件的老人年金,其實直接帶動的是銀髮族群的消費行為。

但在中國,這一切都還只是起步,隨1970年代限制生育下的第一代獨生子女家長進入中年,中國已開始進入少子老齡化的新階段,目前城市空巢家庭已達49.7%,農村空巢家庭則達到48.9%,伴隨快速增加的老年人口,高齡和失能老人也大幅增加。

根據中國民政部的統計,目前全國共有失能老人940萬,其中城市194萬,農村746萬,還有部分身體功能失能的老人1894萬。由于缺乏社會護理,一個失能老人最少影響兩個家庭,所以中國現在至少有4千萬家庭被失能老人的護理問題所困擾。

銀髮族群是受奉養者還是消費新興族群,是國家財稅重擔還是主力貢獻者,將直接受到中國福利政策的影響,畢竟銀髮族動輒百億元的生活需求,只有真正得到釋放,才能形成消費流,產生商業價值,它所帶動的生產、消費、僱傭形成良性循環時,才能既對GDP形成貢獻,也為政府減壓。

中國現在正逐步試點發放80歲以上高齡老人津貼,試圖邁向福利國家路線,未來的10年,如何結合失能及高齡津貼等福利政策,和社區、人際、家庭等多重支援網絡,維持老者的經濟無虞並有所養,其實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的治國大業。

甚而藉由從零開始的福利制度,在老者均不貧病後,帶動起中國銀髮族每年可上看4兆元人民幣的潛在商機,成為中國另一民生消費的巍峨火車頭,是現階段比蓋大樓、建鐵路、併購海外企業等更重要的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