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牛肉議題會發展到今天這樣如火燎原之勢,令大家最想追問的一個問題就是:這一切,難道事先完全都沒有預期嗎?

不論是太自信還是太自傲,可以確定的是,政府高層肯定是完全輕忽了它的後續效應。開放美國牛肉進口所可能引起的民間反彈,早在去年韓國就已經扎扎實實、明明白白地演練過一次了,激烈的社會抗爭讓韓國總統李明博陷入極為嚴重的政治危機;台灣的馬政府竟然完全沒有「前車可鑑」的意識,對開放美國牛肉一事的民間反應竟完全不做任何防備;只關注政策層面的攻防,要跟美國交換什麼、達成什麼協議,卻不去設想一旦美國牛肉開放進口之後,會在台灣社會以及政治層面引起什麼樣的風暴;結果就像電影《預知死亡紀事》一般,美國牛肉開放進口會帶來的大震撼,一一在台灣出現,真的很難讓人相信,政府當局在談判開放美牛時,沒有認真觀察、思考過韓國社會曾經出現的狀況,沒有因此想過應該要建立一套完整、負責任的說帖來說服社會大眾。

事實上,這種遲鈍、後知後覺甚至不知不覺,並不只有顯現在開放美國牛肉進口的這件事情上,老實說,一年多來,幾乎所有重要的政策都面臨這種問題。因為相關主事官員的神經太大條,結果常常讓本來不大的問題如滾雪球般變得難以收拾,或者本來馬政府不見得是最主要的肇事者,卻因為處理不當,大背黑鍋。如陳水扁時期通過了開放大陸奶品,但三聚氰胺的苦果,卻由馬政府概括承受一樣。

很多政策、決策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和結果,應該早在事前就跟人民做解釋說明,以增加社會的了解、減少施政的阻力,也預防在野黨藉機大肆炒作等,種種竅門,馬政府有許多專家學者可提供專業意見,也有許多長期從事政治活動的政治人物、官員、民意代表,可以抓得住民意脈動,知道在野黨會如何出招,名嘴會如何見縫插針,因此事前提出完整的對策,讓政策可以順利推動。然而,政府高層的反應卻好似總是「天真地」以為只要政府說一,整個社會就不會說二,大家拍拍手就過關了、天下太平了──台灣社會是這個樣子的嗎?馬政府從總統以降,是第一天從政嗎?國民黨就不怕被民進黨追著打、就不知道當人們資訊不足時,當人民看不到政府溝通的誠意時,哪管執政者的立意有多良善,誰說大家就一定要埋單?更何況,當決策只是集中於一小撮人拍案時,是不是有什麼盲點、是不是有什麼不周到的地方,恐怕根本沒有機會在付諸實行前被導正。

在這次開放美國牛肉進口之前,政府高層到底有沒有沙盤推演過社會大眾會有什麼樣的反應?是不是思考過做為一個負責任的執政者,應該給人民充分翔實的資訊,盡可能讓大家知道美國牛肉的資訊?例如,哪些國家開放了哪些部分,台灣政府又打算開放哪些部位、哪些類別不會開放等等,這些都是馬政府在決定開放之前,有責任要讓人民知道的;關係到人民身家性命財產安全的政策,人民本來就有權利知道政策全貌。

人們常說某些司法案件的偵辦過程,嫌疑人總像擠牙膏一樣,證據到哪裡,他才吐出那個部分的案情,老實講,當前政府的施政給人的感覺也跟擠牙膏很像,好像民意催到哪裡、反對黨罵到哪裡,馬政府才會處理到那裡,難道,假如社會沒有什麼意見,政府當局就不打算跟大家講清楚了嗎?當然,在這個民主時代,民意高漲,在野黨四處狩獵,如果馬政府果真如此心存僥倖,那日子肯定愈來愈難過;過往的民進黨是太會操作民意了,把社會集體意識放在手上把玩,現在的執政黨又似乎太不知民意需求了,做許多事之前都不考慮向人民做合宜的說明,事後被罵了不知幾次也不覺悟,難怪有人說馬政府麻木;這個執政團隊的學習曲線未免也太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