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大陸法學界、經濟學界、歷史學界等多位學者2日共聚一堂,共論「國進民退」的現象。為了因應金融危機,大陸祭出四兆人民幣振興經濟方案,但卻使各種經濟資源向國有企業集中,導致國企的觸角向更多領域延伸。國企靠著壟斷成為「龐然巨獸」,民企卻更加萎縮。

這場座談會是由大陸入口網站「搜狐」舉辦。在四兆人民幣的催化下,大陸國有企業的規模更加龐大,也讓國企從「壟斷」轉變為包攬各行各業。例如在寬鬆貨幣政策的背景下,有些國企拿了銀行的貸款,卻去炒房地產,讓房價飆高,苦了想買房的小老百姓。

靠壟斷 資源少數人把持

「國進民退的『國』是什麼含義?難道所有打著國有資本幌子進行權貴資本的都叫『國』嗎?他們能代表人民的利益嗎?」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副研究員李人慶率先開砲質疑。

許多大陸百姓對國企的看法都是利潤和壟斷。正因低效率運行和利益勾結的群體,如今卻成為很多人千方百計想要靠近和進入的「天堂」;而且這種趨勢正在蔓延。

「中國沒有真正的國企,因為利潤不是大家平分,或是利潤上繳給政府,都是少數人的壟斷。」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副研究員馮興元直言。

除國企定位不清問題外,國企不是在一種公平、公正的環境中進行市場化競爭,而是透對市場和優勢資源的壟斷來取勝,這也是輿論詬病的地方。

失競爭 計畫經濟舊戲重演

北京航空航太大學法學院教授高全喜指出,「國進民退」指的是國有化的、壟斷的。但目前最大的問題,是民營企業或是市場經濟自由競爭倒退。

大陸文化部中國文化研究所研究員劉軍寧表示,在大陸憲法中規定一些利益最豐厚的經濟領域私人企業不能進入,一旦進入後隨時會被趕出來。只是國企應該是怎樣的主導地位,法律並沒有明講。

正因為這種先天的優勢,使國企的重心發生了偏移。北京大學外國經濟學說研究中心副主任夏業良說,國企的精力不在如何提高自己的競爭力及努力創新,而是想到怎麼樣靠壟斷對民企進行兼併。「在這種情況下,民企只好採取賄賂或者是勾結的方式跟權力部門取得同盟。」

國企透過權力讓觸角無限蔓延,使得民企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市場經濟沒了競爭,大陸似乎逐漸步回計畫經濟的老路。但這還不是「國進民退」最讓人憂心的後果。

獨立學者姚中秋說,「我一直在想,中國真的有過市場化嗎?我們現在看到的所有國有企業都是官員高層控制,這就是『權貴』。」

亂兼併 賠了政府信用

由於這種權貴國有化的出現,使大陸政府的政策開始走偏了。「政府的政策都是偏心的,利益也流向了特定群體。在這個過程中不是一個公平的傾向!」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副教授劉業進說。

「國進民退」也給大陸經濟和收入分配帶來重創。中國社科院近代史所研究員雷頤警告說:「當你認為用低價強行收買民企,付出的只是很便宜的成本,實際上是政府賠掉了信用,這是很高的成本!」

學者也警惕說,國進民退會帶來非常多的負作用。夏業良說:「國進民退帶來的不僅僅是經濟領域中所有權的轉換,最關鍵是它把中國經濟帶到一種很難復原的深淵,造成整個社會包括收入分配、未來發展難以挽回的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