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在近代史中常說,「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用這句話來形容中國動漫產業的發展過程,淋漓盡致。

《喜羊羊與灰太郎》動畫片在全中國的「羊」氣沖天,憑藉600萬元(人民幣,下同)的製作投入,廣州原創動力文化傳播公司出品的《喜羊羊與灰太狼之牛氣沖天》創造了9500萬元的電影票房,讓眾多中國動漫製造商信心大增。

奧飛動漫 上中小板

同行業的新股發行也令人讚歎。每股發行價22.92元,收盤股價堅守在47.47元──被讚譽為中國動漫第一股的廣東奧飛動漫文化公司(002292.SZ)在深圳中小板上市後表現還算強勁,給中國動漫產業,增添無數期望。

不過,縱觀中國的動漫企業,動畫、漫畫、遊戲產業基本都是獨立作戰,幾乎沒有跨三項平台運作的規模型企業;而能兼顧電視、電影、出版、衍生品等全方位的運作更是鮮見。中國動漫產業中的各個產業鏈還處於正在進行「溝通」的階段,遠遠沒有達到「打通」的境界。

在美國及日本動漫大片、玩具的強力轟炸下,中國動漫產業在學習與借鑒中逐漸風生水起。與以往不同的是,此番動漫企業或上市、或申報上市、或獲得投資,走的都是跨平台運作、產業化整合的道路,前景一片看好。

摩爾莊園 獲資金投資

「經歷了沒市場沒作品、有市場沒作品、有市場有作品三個階段,目前中國動漫產業迎來了有好市場也有好作品的時代。」中國北影動漫學院的院長孫立軍對前景充滿信心。

如今眾多小有成就的動漫企業獲得投資機構的大力支持,無疑讓它們增加了應對市場變化的底氣。上海淘米網路科技有限公司的「摩爾莊園」獲得了啟明創投的500萬美元投資;湖南宏夢卡通完成了第三輪上億元融資。

眾多動漫企業都力圖通過打造獨特的動漫形象,開拓市場,通往「羅馬之城」。動漫產業中的雜誌、電視、電影、網路、產品等各方面都不斷湧現領軍性人物。

《漫友》雜誌追求原創

《漫友》雜誌,這本堪稱中國最早的動漫雜誌,在創始人金城的帶領下走出了自己的特色之路。依靠日本ACG(動畫、漫畫、遊戲總稱)諮詢起家的《漫友》雜誌,近些年不斷發展原創隊伍。通過已經舉辦六屆的金龍獎原創動畫漫畫藝術大賽,金城發掘了不少原創人才,將以圖書為核心的動漫產業快速發展起來。

卡酷動畫不愁資金

提及卡通電視頻道,不得不提及受到各年齡階段喜愛、覆蓋區域人口3.9億的北京卡酷動畫衛視。卡酷不愁資金,當家人帥民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還不到融資的時候。帥民在積極布局產業鏈,如今卡酷擁有電視頻道、卡酷雜誌、卡酷旗艦店、兒童藝術培訓、主題公園等多方營收保證。

一系列國產卡通電影《快樂奔跑》、《麋鹿王》、《淘氣包馬小跳》、《神兵小將》、《齊天大聖》湧入各地院線,希望成為另一隻《喜羊羊》。

網路動漫也湧現出各路代表,隨著網路遊戲《夢幻西遊》唯一官方授權漫畫《夢幻西遊漫畫版》的上市,以ACG多元化運作的漫唐堂名聲大振;而以《動漫+社區》模式出名的《摩爾莊園》則走兒童路線,註冊用戶突破3000萬,如今十分高調。

衍生產品方面則是《虹貓藍兔》紅透半邊天。宏夢卡通在圖書、服裝、玩具、文具,甚至藥品方面都印上了虹貓藍兔的形象。而以卡通玩具起家的奧飛動漫,則不甘心屈居產業鏈最低端的製造環節,正逐步從玩具製造商向上游拓展,佔據內容供應制高點。

中國北影動漫學院出品的《快樂奔跑》的導演孫立軍則表示,這部作品的後續產品空間可達3~5億元。

千億市場等待開發

其實,動漫產業的千軍萬馬,無不在積極打通產業鏈、大力發展衍生產品,這成為動漫企業的不二做法。然而,在尋求夢想的過程中,總有許多苦澀。

中國動漫產業有著1000億元的龐大市場,絕對是朝陽產業,但奔向朝陽的過程中,死掉的企業並不少。動漫作品製作費用高、動漫人才少、原創作品競爭力不夠等原因,令許多動漫企業還掙扎在生死邊緣上。 (文轉A1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