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接A10版)

相比而言,一些發展較為成熟的民營企業,尤其是獲得投資機構青睞的動漫企業,日子相對好過得多。但是,這並不代表它們不存在問題。商業模式拓展、往哪拓展,即是一個很值得探討的問題。

作為占全國動畫片總產量40%、中國卡通行業領軍企業的宏夢卡通,成功獲得三輪投資,是眾多中國動漫企業嚮往的發展目標。然而2008年對於宏夢卡通來說,發展並不太順利。直營店虧損嚴重、暫緩上市計畫令宏夢卡通不斷反思著拓展之路。

作為電視劇集,《喜羊羊與灰太狼》算是成功邁向了電影製作,收穫不小。如何將電視作品、電影作品、書刊出版相結合,也是許多取得市場成功的原創作品的思路之一。據瞭解,宏夢卡通與中影集團簽約合拍的一部動畫電影《虹貓藍兔之天音穀》也提上了日程,正在緊張製作中;《快樂奔跑》取得不錯的電影票房後,孫立軍表示100多集的電視動畫片也正在製作;《漫友》雜誌的金城也表示,漫友文化已經與上海文廣集團簽下旗下產品《兔子幫》的動畫及影視劇改編權許可使用合同。

北京大學文化產業研究院動漫遊戲研究中心主任鄧麗麗表示,「產業之間的聯合也有學問。關鍵是要看企業適合如何發展,要根據企業的定位來決定與誰對接,從而保住自己的最大優勢。」,而孫立軍也補充道:「這個過程也需要主管行業打通行業壟斷。」

盜版嚴重瓜分利益

「盜版猛於虎」也是影響中國動漫產業健康發展的原因之一。喜羊羊正版產品跟盜版產品的比例竟然約為1:10;奧飛動漫也有類似的困擾,即使成立了專門的法務部,花費100萬元進行維權,動漫企業所依賴的衍生品收入仍被龐大的盜版網路「利益分享」。

作為已經發展較為成熟的歐美及日韓動漫文化,多年的產業化發展經驗,無疑對中國動漫產業有許多借鑒。

美日模式值得參考

其一是產業間如何相互配合,這早是西方動漫企業駕輕就熟的路線。對此啟明創投總經理甘劍平表示有兩個模式可供中國企業學習參考:「一是美國模式,即先有動漫書籍出版,然後帶動動漫電影和電視劇發行,取得不錯的經濟效益後才開始衍生品的開發。」

「二是日本模式,玩具廠商主導動漫形象,即先有玩具,再拍攝電影、電視等作品,如《變形金剛》等。」

中國動漫企業的發展方式無疑更為多樣,並會形成自己的獨特模式。中國的動漫產業正逐步形成三種模式,鄧麗麗對此做過研究,「一是以動畫片為主導,開發衍生產品;二是以漫畫為主,和日本模式差不多;三是單純的卡通形象市場,如Hello Kitty的成功。」

其二是歐美、日本的動漫作品,完美地解決了全齡化的問題,兒童的消費能力固然不可小視,但「全民動員看卡通」無疑擴大了創收範圍。

反觀中國的動漫作品,大多停留在低齡化的階段,說教意味濃厚。

《喜羊羊》獲得成功,很大程度是吸引了成人的關注,而不只是兒童。孫立軍對此感悟頗多。孫立軍制作的《快樂奔跑》儘管目前票房不錯,但面向14歲以下兒童的定位還是缺失了部分成年人市場的收益。「我們的下兩部作品,明年六一即將面市的《草原英雄》,明年底的中國版功夫熊貓《兔爺傳奇》都將面向全齡化。」孫立軍表示。

其三很重要,即資本市場力量是歐美及日本上市動漫公司擁有雄厚資本進行產業合作的動力之一,而中國的資本市場還遠遠沒有為中國動漫產業提供如此助力。宏夢卡通原本計畫2008年登陸美國納斯達克,江通動漫是申請在創業板上市唯一一家動漫企業。

儘管奧飛動漫成功實現上市,但相對規模較小,與歐美企業相比還是小巫見大巫。「中國動漫產業註定還有更長的路要走。」甘劍平表示。

培養人才刻不容緩

面對追逐夢想過程中殘酷的現實差距,中國動漫的「羅馬之城」仍在建設,而中國動漫產業的諸多優勢所在將是趕超歐美的法寶。

這首先來自于中國的原創人才力量。「中國人多力量大,這正是我們的優勢所在。」甘劍平表示,「動漫行業對勞動力要求比較高,中國有如此多優秀的人才基礎,並願意投身進來,這是很好的事情。」收入越來越高,越來越有市場,更多的孩子願意將動漫作為目標職業進行學習。

其次,國家政策支持也是推動中國動漫產業快速向前發展的重要原因。早在2004年4月國家廣電總局就向全國印發《關於發展我國影視動畫產業的若干意見》,此後《影視動畫業「十五」期間發展規畫》、《關於加強動畫片引入和管理的通知》、《關於推動我國動漫產業發展的若干意見》並不少見。2009年8月國家頒布了動漫軟體出口免徵增值稅的政策,亦是一大利好。

而最重要的驅動力,來自於良性的市場競爭。中國動漫市場未來3至5年內1000億元的價值空間吸引並刺激著動漫企業不斷前仆後繼。然而,「完全市場化競爭規則『非常欠缺』將不利於中國動漫企業的真正成長。」甘劍平表示,「歐美用100多年形成了非常成熟的動漫製作市場,原因之一在於其良好的競爭機制。而中國許多資源還具有壟斷性,地方之間的競爭也不充分。」